娘子为夫饿了紫楠免费阅读(娘子为夫饿了里面的配角阮天)

靖安侯府里的小郡主,今天可以说是整个京城茶余饭后的最热门话题了。

“小郡主被退婚了,也就是小国公爷仗着圣上的宠爱敢去退,这要换了别个人,不得被灭门啊!”

“那可不,要说小国公爷也真勇,为娶真爱,硬是连圣上赐婚都能退。”

“哎,小郡主真可怜…”

“就是就是,这都被当众退货,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嫁出去了…”

乔桐个渣男王八犊子,明明说好我去提退亲的,他却为了给心上人表忠心先我一步去见了圣上,还在最繁华的酒楼大摆筵席庆祝,唯恐天下人不知你小国公爷觅得真爱?

没错了,我就是那个可怜的小郡主江澄澄。

此刻我正爬到一颗歪脖子树上听着我的八卦。

这棵树歪是有它歪的道理的,那树杆竟被磨得油光蹭亮,所以我不负众望从歪脖子树上摔了下来,我咕噜噜滚了好几圈,绊倒了一个男人,又咕噜噜抱着他滚了好几圈。

虽然北燕民风开放,但看到两个年轻男女光天化日之下抱着在地上滚来滚去,尤其两人的嘴巴还贴在一起,这就惊呆了一众围观者。

“郡主,您没事吧?”我的丫鬟小玉连忙跑过来一把将还趴在我身上的男子推开。

“居然是小郡主?”

“这刚被退婚就……”

“这是在报复吗?”

我的个天爷,看来我这个热度又在蹭蹭往上涨了。

没脸见人了,我拉着小玉的手正想逃离这是非之地,“姑娘~”

是被我绊倒的白衣公子,后又被小玉推了一把,在地上还没爬起来呢,还不会给摔坏了吧?

“公子,你听我解释,我……”

“姑娘你可要对我负责。”

嗯?

“不是公子,我……”

我本想狡辩,啊!不。是解释几句的。

他没给我机会,眼眶微微发红:“在下身为男子,亦只男女授受不亲,这大庭广众之下,姑娘已与我有了肌肤之亲,”一边说着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环顾了一圈围观群众:“若你我假装无事发生,岂不是要馅在下去无耻下流之境。”

真是男人要扮起柔弱来,完全就没有女人的事儿了啊!

我才是那个黄花大闺女好不,我都没说什么呢,倒整得像是你被占了便宜似的。

我还是拉起小玉一溜烟跑了,等我玩够了傍晚回家吃饭时,发现家里来客人了,是早上的白衣公子,这会倒是衣冠楚楚,玉树临风的。

是来提亲的,和他的父亲,也就是北燕先皇亲封的异姓王恒亲王。

我爹自是直接拒绝,不愧是我爹,事事都在为我着想。

“侯爷可是觉得青木不够好,配不上小郡主?”

俊美小王爷一卖惨,我那花痴娘亲就有点松动了。

我爹满脸堆笑但语气坚定道:“小王爷厚爱,只是小女刚经历了退婚之事,心里创伤不小,恐不适合谈婚嫁之事。”

我悄悄朝爹竖了个大拇指,还是我爹靠谱。

“侯爷,夫人,这是青木写下的一份保证书,此生只娶澄澄一人,爱她,敬她,往后我们意见一致时都听我的,意见有分歧时听澄澄的。你们看,我还求了圣上玉玺来盖了,断不会反悔。”

我的娘亲被这油腻腻的保证词感动得稀里哗啦的就答应了,我爹这个妻奴竟不敢再说半个不字。

而我这微弱的拒绝声,已经淹没在一声声“亲家” “好女婿儿” “澄澄交给你我们放心”中了。

我还是从了,毕竟我与那乔桐又没感情。娘亲说的也没错,余青木家世不错,人长得好,人品在这京城也算拔尖的。

嫁他,我不亏!

成亲当日,我猜那乔桐必定要来的,便悄摸摸遣了小玉去给恒王府大门写了个牌子:渣男与狗禁止入内。

妙的是,恒王府竟当没看到。

乔桐进门看到牌子时的心情我不去揣测,但只见他面上笑意不达眼底,而他身边的秦月曲则笑得很开心,当初就为了博她一笑,乔桐便不顾我名誉大张旗鼓退婚的。

“恭喜妹妹了,这么快就另觅得良人了。”

不愧是秦月曲,这话中有话。

余青木不待我发作,将我拉到身后,对着秦月曲羞涩一笑道:“青木会努力成为澄澄的良人的。”话锋一转又道,“只是看小国公爷脸色不很好,可是身有不适?少夫人可要多上点心呢,不然外人不免以为夫人照料不周。”

这番话我听得舒服,只是乔桐和秦月曲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青一阵白一阵的。

乔桐直言问道:“门口的牌子,可是在衍射我?”

“这…小国公爷为何会如此看待自己?”青木满脸惊讶,“京城谁人不知你对贵夫人一片赤诚,为求真爱,不顾万难。在下日后也要向你学习,这么疼爱妻子才好。”

说完也不等他回话,便拉着我与其他宾客敬酒去了。

哈哈,会说话你可以多说点…

小玉悄悄与我咬耳朵,“郡主,小王爷对你可真好,处处护着你。”

“还行吧,”我心里也是乐开了花,“再考察考察。”

成亲第二天,我照例蹲歪脖子树上听八卦,这次的八卦主角还是我,哎,不知这热度什么时候能下去啊!

我悄悄爬下树,青木立即跟下来问道:“娘子可是饿了,走,为夫请你吃饭去。”

“走吧。”

我俩吃饱喝足又闲逛至清华街,可谓是整个京城最无所事事的两个闲人了,四字俗称,纨绔子弟。

玉华楼是京城人气最旺的首饰楼,我正搁里面挑得眼花,抬头却见着两个人从门口进来。

真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是乔桐和秦月曲,见着这两人我就上火,转身想出去。

“妹妹这是要去哪,怎地如此着急离开?”秦月曲一开口就是不阴不阳的语气。

我没好气道:“见着脏东西了,自然要躲来点。”

“你!…”

“你什么你,我又没说你。”怼完了她我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娘子真是好气量!”

“我明明是在骂人,你莫不是在讽刺我?”

“我知道你骂的不是她。”

对啊,我骂的是乔桐,她不过是当了个介质,我虽不喜她,倒也不至于直接去骂她。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连青木都知道,偏秦月曲这蠢货不知道,还在后面朝我干瞪眼。

转眼过了五个月,尚工局一年一度举办的闺阁茶话会如期举行,我带了小玉去参加。

天天像狗皮膏药似的粘着我的青木,刚到门口就被“男士止步”的牌子生生挡住。

刚一进门,便看到秦月曲身边围着一堆女孩,正对着她的肚子叽叽喳喳,原来是秦月曲有了三个月身孕了。

秦月曲却先开了口,“澄澄妹妹来啦。”

我朝她笑着点点头,带着小玉便想绕道过去。

我原不想理会她们,偏有人要找事,“哎~这不是被小国公爷退婚的澄澄郡主嘛。”

“是呢,不过我如今也算歪打正着,寻了个好归宿。”我从怀里掏出手绢,开始阴阳怪气:“只可惜樱楜妹妹如此花容月貌,却要嫁给广元将军作续弦了。”

不过是一个工部尚书家的庶女,他爹为了巴结上军部的人,便将她这不受宠的庶女给那年过五十还死了两任妻子的广元将军了。

樱楜听了小脸都绿了,咬牙回:“江澄澄,你得意什么啊!不过就是个没人要的丑女人。”

小玉可听不得别人如此辱骂于我:“樱小姐,长了嘴巴还请你好好说话!”

“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樱楜扬起手来就想打小玉。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甩开,“我靖安侯府的人也是你能动的?”

眼见我俩就要打起来了,秦月曲又来当起了和事佬,“两位妹妹何必如此动气,不如就给姐姐一个薄面,不要吵了。”

我心想你算哪根葱啊,我要给你面子,但想想还是算了,被狗咬了你不能去咬狗一口吧。

樱楜却不罢嘴:“曲姐姐,我也没说错啊,你看她嫁的那个小王爷,一天到晚游手好闲,哪里像小国公爷,听我爹说啊,皇上刚封了他为太常寺少卿呢,将来定是前途无量的。”

这一通马屁拍的秦月曲通体舒畅了,“妹妹过誉了,为人臣子,夫君自当为圣上分忧。”

一边扶着肚子眼睛一边朝我瞄过来,生怕我见不到她的得意。

正是懒得理她们。

好容易等到茶话会结束,刚出了门口便看到青木提着包新鲜出炉的糖炒栗子在等着:“娘子,吃栗子。来,小玉也有。”

生怕自己不说话会被人当成是哑巴的樱楜又开口了:“小王爷真是颇有闲趣,竟亲自来接夫人,可真是让一众姐妹羡慕的紧呀。”

这明夸暗损的,不就在说青木天天不做正经事嘛。

“在下哪有各位夫人的夫君有本事,只得以自家夫人马首是瞻了。”青木假装听不出她的话中话,尽自笑嘻嘻回道。

“尤其是小国公爷,我来的路上还在万花楼门口和他打了照面呢。”他看了看秦月曲的肚子,“听闻夫人有孕,想来应当是小国公爷心疼夫人,所以才不得已去探访红颜知己吧。”

秦月曲身后一帮夫人小姐们悄声议论纷纷,看她脸色很难老,却没有惊讶之情,想来是知道她的好夫君在外鬼混的。

他就是这么对待他所谓的真爱的吗?

呸…渣男!

转眼三年时间已过,乡下小院里跑出一个两岁的小娃娃,粉雕玉琢的小脸蛋上满是笑意,“爹爹娘亲,快点~”

青木边囫囵吞了嘴里的饭边应道:“来了来了~”

啊,这隐居山林的生活真不错啊!

情趣用品,延时产品,各种都有,添加 微信:yztt15 备注:情趣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545044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995.com/12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