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忧解治疗性功能障碍吗(百忧解的作用与副作用)

百忧解

我与小卢,是大学同学,恋爱七年,在他家住了三年,该是谈婚论嫁的时候,他还拖着。

“为什么不想结婚?”

“工作忙,压力大。”

“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你精神已经出轨,肉体出没出我不知道。如果结婚后,你继续与网络认识的陈东来往,我成什么了?”

“那你干嘛去了,一天到晚看不到你。回到家,跟你亲热,你说‘我累了,睡觉’这样对我公平吗?”

“那还怎么着?拿着我的卡,给小白脸刷,我心里好受?”

“陈东是我的聊伴儿,寂寞时,找他聊聊,仅此而已。”

“异性之间,除了爱,还有什么?聊来聊去,还不是往一起聊?”

“狭隘,没法跟沟通。”

有一次陈东问我:

“为什么不工作?在家多寂寞。”

“是呀,我也感到寂寞,但陈东……。”下话儿懒得说。

那次小卢外出,他是个摄影家,飞来飞去,我又寂寞难耐,找陈东去咖啡厅。

“大学最后一年,实习期间,老板很不守规矩,摸了我的屁股。男朋友知道后,就对我说,以后由他一人挣钱来养活我,让我在家享清福。其实,这也是我的想法,我不怎么乐意与人打交道,只能小鸟依人。”

“这七年,你一次都没找过工作吗?”

“寂寞时,也找过,想独立,做个职业女性,但做了几天,不是那么回事儿,就放弃了。”

“小卢也真可以,把咱们这鸡毛蒜皮的小事捅你爸爸那了。”

“我爸把我抓回去,一顿打,手机电脑统统没收,像个犯人一样。”

“感情是关不住的,这不又到一起了?”

“我恨我自己,不要跟我谈感情,我对你只是感激,我感觉自己像犯酒瘾烟瘾一样,到了一定时期,就要犯错误。”

“你认为咱俩在一起是错误?你的苦恼宣泄在我心里,已经生根、发芽,我真的爱上你了。”

“不要谈爱,这个字眼儿我怕,与他谈了七年又怎样?一提到婚姻,他就敷衍我。也是我不好,那次咱们彻夜未归,我没告诉他,我发烧去了医院,你陪的我,他对这个问题总是耿耿于怀。所以谈到婚事儿,就会想到我出轨,怎么办?”

“说出轨也是精神出轨,他对你没信心?”

“我跟他保证过N次,与你不聊了,但我就是屡教不改,连父亲关了我一个月,都没改过来,我是不是贱呀,回来之后还继续约你。”

“因为没人关爱?”

“可能吧,怎么办呢?”

我哭了,陈东上来给我抹眼泪,我拒绝了,自己又在他面前哭得一塌糊涂。

晚间,趁小卢没回来、回的家。小卢回家,径直去南屋母亲的房间,打听到我出去了,把我的电话抢过去。

“你是真不要脸了,死孩子没救了。”

“我在家憋屈,找他唠唠家常不行吗?”

“为什么总是他,全世界人都死绝了?”

“好吧,我做一个行尸走肉行了吧!”

我到厨房拿起菜刀,将自己的小手指剁去一半,血迸出来。小卢抱着我去医院,医生要把那半个指头接上,我说什么都不让,几个大老爷们按着我一个人,终于接上了。

但从那以后,我一次也没见过陈东。小卢回来,我也没了热情,现在反倒哄我说东说西,我也带理不理,整日不说话。吃饭时,我不同大家一起吃,桌子上没人,我再出来吃。小卢害怕了,百般呵护我,我反而感觉他很无聊。

后来,他把我送回我父母家。

我得了抑郁症。小卢来看过我几次,都是在父母的逼迫下见他。有一次,他哭了,哭我们大学毕业刚刚住到一起情景,因为没钱打车出去找工作,把储蓄罐里的几分几毛都找出来,拼到一起好打车。

我也伤心了,我哭着说:

“那个时候多好,真向往呀!”

“大叔,小文说话了,小文说话了。”

那一次的倾诉,我的眼泪能流一盆。

“这次,我去日本,带上你好吗?”

“不好,我不需要出去,我已经习惯一个人,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多好。”

“你知道这是病吗?都是我不好,光想着赚钱养你,没考虑你的感受,把你逼出这种病的,吃着‘百忧解’,自己再调整一下精神,从日本回来,我帮你找个工作,当幼教老师,与孩子们在一起,心里会亮堂。”

“好吧!”

我真的做了幼教,三十岁时与小卢完婚,但我还要吃“百忧解”,否则心里一片灰暗。

情趣用品,延时产品,各种都有,添加 微信:yztt15 备注:情趣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545044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995.com/135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