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叶黄连汤(苏叶和紫苏叶的功效与作用)

未遇

当一切都重归于好,那些昨天的痕迹都被洗刷的只剩下苍白。

我第一次见Sy, 是 在网络那个虚拟的空间里, Sy说话有种很独特的味道, 有种独属于他的落寞,就像一个烈日下,被黑色斗篷笼罩的人一样。深邃,而又迷茫。

他说,网络比鸦片更深入骨髓,如果可以他宁愿去吸毒。他说话时消瘦的脸显不出一丝的表情.淡漠的像说'早上好'一般。

一周之后 在一个叫7号天堂的咖啡厅里,我见到了SY,可能他是SY,还或许他就是SY,他拉着一个女孩愤厉的吵着,迎接着周围的不善,女孩挣脱的走出了咖啡厅,他扶着额头,一支手捂住了脸,我不知道是不是他哭了。氤氲的空气有点让人窒息,他也注意到了我, 缓声的打了个招呼,说,有兴趣去喝酒么?不言至否。

在走路时,他都走在阴暗的角落,他说黑暗下,人才是最真实的。有点微微的空气里,隐隐的有种低吼,甚至是小声的呻吟,他说,这就是人性。

Sy,说他总喜欢穿黑色的外套,白色的T恤, 那样很对立. 他喜欢那种感觉,我见过他一个人在晚上走 ,很落寞,只有风灌着他的头发,

红色的头发在黑夜也变的不那么明显, 缓缓的就像融进那无尽的黑暗一般,那时总有种感觉,黑暗就是一个漩涡,缓缓的吞噬着,最后什么也不会留下。伸出去的手停留在半空中,像是时间的定格。他缓缓的回头,对着我笑,轻轻的说, 像不像一个永恒。

Sy的生活很简单, 几乎每天都不会变化,有时更像是发条人。

那样也好,没有任何的复杂, 像一个木偶,只会不停的旋转,却永远都找不到终点。

那一年,SY18岁。

我19岁。

Sy对Zm并没有太多的记忆,他不清楚为什么清理几次Q后,还会留下这个人。他不知道她的名字,就像她不知道他一样。

就像两个背对背的人一个旋转还是看不到对方一样。

Sy烦躁时总会把Q里的人都清理掉,而邂逅也在那次,他不记得第几次直接跳过那个号码去删另一个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敲出了'你是'

他记不得她,就像记不住一个匆匆走过的过客,或许她就是一个。电脑没规则的'滴滴'叫着,头像忽闪,但Sy很多次都忽略了,很大声的音乐震到耳朵发麻,他喜欢这样的音乐,他说,那一瞬间,音乐可以穿透灵魂,去抨击那麻木的心,'滴滴'聊天框突然闪了出来,是窗口抖动,同样是很淡漠的'你是'没有回答,Sy 不喜欢这样的聊天方式,这种语言游戏很没有意思,或许,她真的不是她,准备删Q时,却没由来的碰倒了桌上的一杯咖啡,很浓的颜色,散发的浓香的味道,或许是一种暗示也不一定。

Sy推开窗,没有风,但头发还是有点微微的动荡,屋子里有一种独特的味道,顺着风吹了过去。

回到电脑旁,字幕上多了很多,抽了下生硬的手指,'我叫Sy,'有种独特的期待,或许她真的是她。

但过了好一会,才发现不是她,她没有那么多话,或许她真的决定离开了,或许她才是他的开始。

她叫Zm,笑起来很可爱的女孩,她和她一样都有颗虎牙,或许她还是她也不一定。

没有太多的话语,只是简单聊了几句。

Sy还是坚持着自己的生活方式,CAPPUCOINO一杯又一杯。他在忘记一些东西,但又忘不掉,他在害怕。但越害怕他就越想,人总是这么矛盾。

就像她的决绝,头也不回。

在路边的小摊上拿了一瓶可乐,味道有点涩,但还有点甜,和她的味道一样。

一辆车疾驰着从他身边插过,或许他退一步就可以闻到血的味道,他很喜欢那种感觉。浓烈的血腥似乎在前面散开…

前面没由来的有了尖叫,之后是安静,然后是更大声的惊叫,他转过身没有一丝的表情,或许刚刚躺下去的应该是他。

'你不去看看么,还或者是你完全没有感觉' '也就是那样吧'转过身,没有人,或许刚刚…Sy喝光了剩下的可乐,突然觉得很恶心。

或许真的是一个被麻木的人,车依旧还是呼啸着,里面夹杂着独特的呼唤,或许是死亡的召唤不一定。

电话响的时候他吓了一跳,Zm打来的, 他忘记了多会说的电话号码。

'你不想见我么?'

'想,但我没做好准备'

'需要准备什么,我想见最真实的你,'

…忙音, 不知道是谁挂掉了电话。或许是我,还或者是她。

走出那条街他用了4分38秒,比平时要快很多。或许是嗅到了太过浓烈的血腥,开始厌倦了。就像一朵花,花香太浓烈了会刺鼻一样,回到家时身上不觉得已经有了冷汗,

坐在灰色的沙发上时突然有种无言的落寞,那本灰色的笔记本不知道藏哪去了,找了很久都没找到。

上面有很多关乎她的记忆,或许真的该忘记了。

Sy很慵懒,有时会觉得他是只猫,只喜欢睡觉,他不喜欢刺眼的阳光,那个习惯持续了很久,对生活的厌恶感突然浓烈了很多 。

Zm也持续着属于她的生活,安静而又麻木,一切都沿着命运的轨迹在走,这是一个关乎人生的游戏, 出轨也就是死亡。

Sy突然开始想念她,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游戏,或许他已经输了。

当世界再次显现在他眼前时,就像一切都重新开始了一样,没有了回忆的色彩,或许这是一个关于自己的斗争。 、

斗争一开始他就输的一败涂地。

当再次上线时,电脑已经开始显得很晃眼,他开始期待她出现了。

一次一次的开始回忆,回忆是痛苦的, 但想念是不可阻断的,就像她出现时一样,那样的突然,让人措手不及。

现实总是残酷的,他还是没有见到她,她同样没有再提,就像潜规则一样。或许是都忘记了,还或者她真的是一个过客,没有停留。

他开始第一次 恐怖汽车, 他害怕哪天他会突然死 在汽车下,这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至少对于他不是, 他开始改变了。

他开始想念她 , 并没有很多的话语,但还是忍不住想念,他努力告诉自己这是愚蠢的。但他宁愿这样愚蠢下去,这是关于失败者的惩罚。

他应该有个作为失败者的觉悟 .他愚不可及的喜欢是那个女孩,一个没有谋过面 的女子。

或许是嗅到了太过浓烈的血腥,开始厌倦了。就像一朵花,花香太浓烈了会刺鼻一样,回到家时身上不觉得已经有了冷汗,

坐在灰色的沙发上时突然有种无言的落寞,那本灰色的笔记本不知道藏哪去了,找了很久都没找到。

上面有很多关乎她的记忆,或许真的该忘记了。

Sy很慵懒,有时会觉得他是只猫,只喜欢睡觉,他不喜欢刺眼的阳光,那个习惯持续了很久,对生活的厌恶感突然浓烈了很多 。

Zm也持续着属于她的生活,安静而又麻木,一切都沿着命运的轨迹在走,这是一个关乎人生的游戏, 出轨也就是死亡。

Sy突然开始想念她,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游戏,或许他已经输了。

当世界再次显现在他眼前时,就像一切都重新开始了一样,没有了回忆的色彩,或许这是一个关于自己的斗争。 、

斗争一开始他就输的一败涂地。

当再次上线时,电脑已经开始显得很晃眼,他开始期待她出现了。

一次一次的开始回忆,回忆是痛苦的, 但想念是不可阻断的,就像她出现时一样,那样的突然,让人措手不及。

现实总是残酷的,他还是没有见到她,她同样没有再提,就像潜规则一样。或许是都忘记了,还或者她真的是一个过客,没有停留。

他开始第一次 恐怖汽车, 他害怕哪天他会突然死 在汽车下,这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至少对于他不是, 他开始改变了。

他开始想念她 , 并没有很多的话语,但还是忍不住想念,他努力告诉自己这是愚蠢的。但他宁愿这样愚蠢下去,这是关于失败者的惩罚。

他应该有个作为失败者的觉悟 .他愚不可及的喜欢是那个女孩,一个没有谋过面 的女子。

情趣用品,延时产品,各种都有,添加 微信:yztt15 备注:情趣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545044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995.com/135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