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米亚京英文(扎米亚京我们讲了什么)

我们》是?一?部长篇小说, 扎来亚京于1920- 1921年写成的作品。小说曾在莫斯科作家组织?的晚会上朗读过, 当时并未引起异议。1924年苏联当局审查此作品之后表示不同意出版。在漫长的几十年的岁月里,苏联文学界将这部小说看作是一部“针对苏维埃国家的恶毒讽刺作品”(《简明文学百科辞典》第2卷第987页,莫斯科,1964年)禁止出版这部作品。直至1988年,《我们》才获开禁,首次刊载于苏联大型文学期刊 《旗》(988年4- 5月号);在西方,自二十年代起《我们》就 广为流传。1921 年,《我们》的英文、捷克译文在柏林出版:1924年,纽约出版了《我们》的英译本。1927年,捷克的俄侨杂志《俄罗斯意志》刊载了《我们》的俄文原文版,1929年,巴黎出版了《我们》的法文版。这部作品被公认为二十世纪世界文坛上一部“反乌托邦文学的经典”,后来,《我们》被用多种文字不断地再版,与阿·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与乔治·奥威尔的《1984》)并列为反乌托邦小说三部曲。小说以日记的形式写成。它叙述一千年后宇宙中某个 “统一 王国”的部分居民按照“无限革命”的思想发动叛变的故事,这个“统一王国“是地球上的人类经过“伟大的二百年大战”后,建立的一个唯一的国家。这个被绿色大墙围住的“王国”的居民们没有姓名,而是用字母加数字的“号码”命名,如D-503、1-330等。这里的元音是女性,辅音是男性,(这一代码源于象征派诗人巴尔蒙特关于元音是女性、辅音是男性的提法)。“号码”们的工作、生活、思想全归统治者“ 救世主”支配。他们按标准划一的“时间节律表”和严格规定的纪律生活着:用餐必须按食堂的节拍器速度嚼五十次之后,才能咽下“石油合成食用品”;饭后一定要排成四人一列,按“统一王国”进行曲的节奏散步:全体“号码”们都穿统一灰蓝色制服,佩上金色的号码牌;住房都用特殊的玻璃制成,只有在根据性激素含量被允许进行拍拍拍时,才可凭粉红证券放下窗帘;街上装有薄膜窃听器记录下他们的言语。甚至气候也受到控制一一“号码”们生活在永无变化的蓝色天空下。

扎米亚京英文(扎米亚京我们讲了什么)

在这样的“统一王国”中,“一切自然力量和本能都被 ‘我们’纳人轨道… …大家和我都统一于我们”。自由被认为和犯罪紧密联系着,因而必须“把人从自由状态中解放出来”。在“没有自由的幸福”和“没有幸福的自由”之间,“号码”们只能二者择一。故事讲述者一一日记的笔者一一男主人公D- 503是一位数学家,正在负责建造宇宙飞船“积分号”,以便架驶这飞船去拯救尚处于野蛮的自由状态”的邻国,使之成为“理性管辖的境地”。然而,“救世主”的奴役并不能灭绝人之本性,D- 503离开了分配给他的女伴O-90就爱上了I-330。后者带着他游访了绿色大墙外象征着自由世界的一座古宅。在“一致同意节”重新选举“救世主”时,发生了一件反常的事:I-330等一批“靡菲”(即魔鬼梅菲斯特)们竟然反对永恒的统治者“救世主”,于是引起一场混乱。

扎米亚京英文(扎米亚京我们讲了什么)

在这场混乱中,1-330说服了D-503使“靡菲”们登上“积分号”飞往绿色大墙之外。但由于有人告密,保卫局人员迫降飞船。“救世主”宣布对“号码”们进行镇压。镇压的方式是对他们施行摘除“幻想即狂热”“机制的大手水 D- 503被迫接受这种手术。 I-330与其同伴们则被关入气钟罩中受刑,并将被处死在“救世主”的杀人机器之中,《我们》这部作品的主题思想是相当丰富的。首先, 它对极权主义泯灭个性的社会体制进行了十分辛辣的嘲讽,同时它对工业文化、机器文明、技术至上的“社会进步”也 表示了深刻的怀疑;1932年, 扎米亚京本人在谈到《我们》的构思时指出:“目光近视的评论家在这部作品中只看到政治讽刺,这当然是不对的。这部小说是一一个关于危险性的信号,预告人和人类会受到无论是机器还是国家的过大权力的威胁。几年以前美国人在谈到我的小说的纽约版时,并非毫无理由地从这面镜子中看到了他们自己的福特体 …… (转引自《莫斯科新闻》第9期,1988年2月28日)针对着工业文明与国家政权中的僵化,划一、强制、机械、保守、正统、停滞、陈腐、理性等种种现象,讽刺非人道的极权主义与机器文明,捍卫人道主义的个性自由与人性完善一这就是扎米亚京要在《我们》这部反乌托邦小说中加以表达的基本的主题。然而,细细品味《我们》这部作品,读者还可以进入更深的层面。

扎米亚京英文(扎米亚京我们讲了什么)

小说《我们》是扎米亚京所十分推崇的“新现实主义艺术的杰作。“新现实主义者”热衷于通过幻想和变形去追求和探索现实,对夸张、荒诞、隐喻、象征等假定性方法空前倾心,作家刻意追求语言的音乐性与视觉性,对每种颜色都赋子某种象征性蕴意。《我们》中,红色象征热情与革命、象征力量、能源、反叛、爱情,它被用来形容I-330的嘴唇、眼睛中的火光,裸胸上满血的伤口,古宅房间的内墙和双人大床??。蓝色则是冷冻和理性以及平静的代表色,是嫡的颜色,“统一 王国” 号码们的蓝色制服,受到控制的蓝色天空……白色基本上是无生命的象征,为居民施行摘除幻想手术时从医生的罩衫到整套设备是一片白色,在钟形玻璃罩下受审者的脸庞更是一片白色……

小说《我们》开创了反乌托邦小说的情节结构模式:通过中心人物的自叙,围绕他本人的遭遇展开情节主线,同时插入一些故事作为插曲来加强作品结构的戏剧性。

情趣用品,延时产品,各种都有,添加 微信:yztt15 备注:情趣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545044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995.com/14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