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类分子的悲惨遭遇(五类分子摘帽)

在写这部电影赏析的时候,我要首先感谢作者古华老师,导演谢晋,演员和其他工作人员,有勇气将这段历史呈现在我们面前,在《为奴十二年》中我写过人类历史的进程不可能不犯错,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掩盖与不承认。希望这样的时代,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当然我们没有出生在那个年代,按理说我们没有资格做出评论,可是生于新时代的我们却有权去赏析这部经典的国产电影,阅读这本茅盾文学奖的小说。

《芙蓉镇》是上海电影制片厂1986年拍摄的剧情片,由谢晋执导,刘晓庆姜文主演,于1987年3月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公映,荣获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最佳女主角奖,最佳女配角奖。

五类分子的悲惨遭遇(五类分子摘帽)

为了能写好这篇文章,我特意去看了古华老师的原著小说,很感谢导演和编剧,忠于原著,内容并没有太大的改动。电影用真实的人物让我们感同身受,小说用文字的力量震慑人心。

在那个年代,是非的判断标准以一种畸形的面目呈现在我们的面前,不忍看,不堪看。

天还没有亮,胡玉音(刘晓庆饰)就已经和丈夫黎桂桂 刘利年饰)开始准备食材,借助仅有的幽暗的煤油灯,一勺一勺的挖着,慢慢的磨出细腻的米浆,再上锅蒸,切成小块,弄好佐料。天微亮就开始摆米豆腐摊,热情地招呼着南来北往的客人。因为分量足,干净,大受欢迎,熟客,生客络绎不绝。胡玉音被乡亲们调侃为豆腐西施,这让她成了一个活招牌。这可不是胡玉音承袭了什么祖业,而是饥肠辘辘的苦日子教会了她营生的本领。踏实,纯良,吃苦的普通老百姓希望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一份美好的生活,这是勤劳的象征,是华夏儿女千年来的美好品质,胡玉音只是其中一员。

五类分子的悲惨遭遇(五类分子摘帽)

电影开篇的音乐非常好听,略带感伤,为故事后续的发展打下了基调

五类分子的悲惨遭遇(五类分子摘帽)

1963年,电影里后面有解释,农民在不影响大集体劳作的情况下,是允许多一份营生,勤劳致富的。

日复一日的劳作,两口子省吃俭用,起早贪黑,用牙缝里剩出的钱盖了新房,本以为从此可以过上踏实的好日子,却不知道一场风暴即将来临,而风暴的中心就是她和她周围的人。

五类分子的悲惨遭遇(五类分子摘帽)

房子的每砖每瓦都是夫妻搬来的。

这部分的场景导演用交叉的画面,一边是胡玉音凌晨磨米豆腐,一边白天建造新屋,是想告诉我们,这个房子的每一寸都是他们用自己的时间和汗水堆砌的,没有剥削过任何人。

李国香徐松子饰)原国营餐饮店的女经理,因为生意不如胡玉音的米豆腐,本就心怀嫉妒,她自认为高人一等,国营企业,是国之根本,怎么可能比不过一个农户的小小摊贩,定是其中有猫腻,突然摇身一变成为四清运动的领导人,目的就是彻查。

徐松子老师在剧中全程高光演绎,当之无愧的金鸡奖最佳女配。她视察工作,神色凝重,调查小组的办公位置暂定在运动分子王秋赦(祝士彬饰)吊脚楼上,进到小屋看到脏乱不堪,简陋的环境和胡玉音刚建的新房子对比,李国香对农村出现的两极分化现象,尤为伤心,她认为胡玉音单凭自己一个人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背后定有人撑腰,如果是小集团模式的操作,那就非常可怕了,如此这般下去,领导会被腐化,资本主义风潮会席卷重来,社会主义胜利的果实难保,责任重大。唯有杀一儆百,才能有震慑效果,她把矛头指向了胡玉音。

王秋赦(祝士彬饰)出生是雇农,如果贫下中农算半无产阶级,那他就是出生高贵的十足的无产阶级,他就像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孙悟空,上边和旁边都无三代,身世清白,社会关系纯良,思想端正,不劳偏门财。因此在土改的时候,分得了水亩地,屋基和一座安身的吊脚楼,可是这地他不种,房子不收拾,他把地贱卖给其他农户,做吃山空,美其名曰,帮助他们解决温饱,房子不收拾那是工作忙,每天需要挨家挨户的调查民情,屋基也卖给了胡玉音,有房子住还需要这个做甚?”艰苦朴素“”不霸占不浪费国家一寸资源“。这样的人才能成为国家发展的栋梁,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值得每一个人去学习。

李国香到胡玉音的新房子去视察,给她算了一笔帐,说她从经营米豆腐摊开始,每月净收入已经超过一个省级干部的,胡玉音与丈夫起早贪黑的劳作,这些可都不能算作成本。另外胡玉音每月从粮食站长谷燕山进购60斤碎米骨头子,被李国香说称是60斤大米,胡玉音赶紧解释那不是大米,村里很多人买这个都是喂猪的,我在里面慢慢挑选,做成米豆腐。却不知这一解释正好掉下了陷阱。李国香平平和和说到”别人买去喂猪,最后卖给了国家,可你呢?变成商品,进了自己的口袋” 但是这句话却犹如五雷轰顶,一个普通老百姓被扣上这样大的罪名,如何可以承受,胡玉音慌了,她就像被闪电击中一般,懵了。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躲避风头,新屋不敢住了,搬回旧屋,自己就是个住栏板屋的命,米豆腐不卖了,自己辛辛苦苦存了1500元钱,这该死的钱怎么办,丢掉,她舍不得,这是她的血汗钱,她想到了黎满庚张光北饰)镇上的大队党支书,这个和她有过旧情,但是因为她出身而无法结缘,认了她做亲妹妹的哥哥,她把性命放在了他手上。

五类分子的悲惨遭遇(五类分子摘帽)

一对普通的劳动夫妻,靠自己的双手,积蓄下款子,盖这么一栋楼,说明了什么?劳动可以致富,可以改善生活,这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可是那个年代黑可以说成白,白可以委屈成黑,这种话可以被曲解,被打碎,重新组合成另外一种扭曲的含义:拿国家的利益发自己的红财,这种自私自利的行为是在挖社会主义墙角,动摇了国家的根基。

黎满庚(张光北饰)镇上的大队党支书,这个人物代表了当时很多检举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妻子,自己朋友的人,他们本性是淳朴,善良的,可是一种无形的力量让人违背伦理,违背良心,同时自己也深陷这样的煎熬,在“你死我活”的思想斗争下,他把胡玉音给她的1500元上交给了国家。把胡玉音推向了深渊。被扣上富农的帽子,丈夫惨死,成了被人批斗的年轻的寡妇。

谷燕山(郑在石饰)这个以好脾气,老好人在芙蓉镇上享有声誉的“北方大兵”被扣上了“丧失阶级立场,盗卖国库粮食”的罪名,被锁在小屋交代问题,接受停止调查。他打过小日本,打过蒋介石,现在却反被人从背后偷袭。他在房间里吼叫,可是没有人理会他,斗争是无情的,来不得半点“人情味”这种资产阶级的虚伪玩意。难道自己给胡玉音的碎米头骨子在她那变成了米豆腐就是量到质的改变,酿成大祸了?!电影中这段李国香和谷燕山的对手戏特别出彩,为了坐实这个以谷燕山为头目,富农胡玉音赚私财,黎满庚协助,秦书田宣传资本风气的小集团罪名,李国香威逼利诱,要谷燕山承认与胡玉音的私情。。。。。一个打过仗的铁汉子,不怕枪,不怕刀却被这歪曲事实的罪证弄得冷汗浸透,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五类分子的悲惨遭遇(五类分子摘帽)

秦书田外号秦癫子(姜文饰)一个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疯癫的外表下是清醒的思想,他用疯癫来对抗这令人窒息的黑暗,在卑微中求得活下去的权力,他和胡玉音在大雨中被批斗,被人唾弃,他还是坚强的撑下去,并把这种力量传递给了胡玉音,让她感觉到自己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因为同病相连,因为互相支撑,在这乱世中他们相爱了,秦书田向王秋赦上交与胡玉音的结婚申请时,王秋赦要求他用白对联写上“两个狗男女,一对鬼夫妻”贴在门框上,他照办了并乐观的向胡玉音解释“鬼夫妻,也是夫妻,这说明组织同意了我们的结婚申请。在如此泯灭人性的社会下,这份乐观让人如此心疼,可即使这样低到尘埃的妥协,也被人强行拆散,秦癫子被抓后,告诉胡玉音,一定要活下去,即使像牲口一样。

是的,好死不如赖活,赖着脸皮也要活,人家把你当鬼看,你就当鬼一样活着,总有一天希望会到来。

五类分子的悲惨遭遇(五类分子摘帽)

秦书田在门口贴对联,胡玉音在家里痛苦

电影中有个场景非常具有讽刺意味,黎满庚组织五类分子训话教育,其中点名时一个小毛孩站出来了,因为爷爷生病吐血不止,只能孙子来顶替。这样的阶级斗争和封建社会的连坐之罪有何区别?稚嫩的脸孔,不懂这一切,但是在他幼小的心灵深深烙上了”有罪“字眼。这样的斗争会延续到下一代吗?多么可悲。

五类分子的悲惨遭遇(五类分子摘帽)

五类分子是指: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等五类人的统称

胡玉音怀孕后,为了等自己的丈夫,苟且地活着,这段我不忍写,因为我的文字不足以体现当时扭曲的价值观和畸形的社会,如果欣赏了电影,你的内心会更加悲愤。像这种勇敢的电影就像一坛老酒,随着时间的沉淀会越来越醇香,越来越值得评味。

乌云遮天终又散了,芙蓉花谢重又开,平反后的芙蓉镇恢复了多年前的热闹和祥和,胡玉音的米豆腐摊重新开张,我想一个光怪陆离的时代结束,意味着另一个新时代的崛起。

情趣用品,延时产品,各种都有,添加 微信:yztt15 备注:情趣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545044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995.com/15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