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贸然的意思(贸贸然是什么描写)

战斗结束了,被鬼子俘虏的中国战士基本上都救回来了。

贸贸然的意思(贸贸然是什么描写)

而有人在外面高呼:“当兵的过来这里集合!”

战俘们听到喊声,于是便都听话的跑了过去,开始被集中了起来,最后跑出桑腊村的战俘一共二十一人,并没有原来获取的情报中多,而且这二十一个人之中,还有两个伤势很重。

但是这两个重伤员,都不是枪弹伤,也不是爆炸伤,而是被日军活活打成的重伤,这些战俘在撤退的时候,弹尽粮绝,要么是掉队被日军俘虏,要么是被日军包围后没了子弹,不得已情况下被鬼子活捉了,但是他们这些战俘无一例外,在放下武器之后,都遭到了日军的暴打。

战俘们几乎都日军打的带着伤,这两个重伤员更是一个被打断了一条腿,而另一个肋骨被打断了三根。

除了被日军暴打之外,还有一些战俘因为各种原因,被日军用各种残酷的手段杀害。

这时候方爖扛着一个女的撤了回来,很快赵二栓等人也撤了出来,出来之前,还放了把火,把这桑腊村大部分房子给点了,省的日军回头继续利用这里,桑腊村这时候已经开始燃起了熊熊大火。

当听到公路上有大批过路的日军开始赶过来,众人都紧张了起来,这时候枪声并未停止,桑腊村的日本守军残部,还在朝着外面不断开枪,残存日军开始被组织起来,朝着外面追来。

李双虎他们还在继续射击,阻止这些日军追过来。

“方大哥,您老怎么扛了个女的?还光着身子?”王根柱傻乎乎的对方爖问道。

方爖满脑门子的黑线,随口解释道:“这个是本地的华侨,昨晚被鬼子别问那么多了,她父亲刚才就在她面前被鬼子打死了!”

众人一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都同情的看了一眼这个还昏迷着的女子,有人赶紧脱了件上衣,披在了这个女子的身上。

“收拾东西,咱们撤!”方爖扛着这个年轻女子,对众人吩咐道。

现在公路方向开始传来了密集的枪声,子弹也开始朝这边打了过来,众人自然不敢耽误,这批日军的突然出现,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于是众人立即收拾了枪支弹药,开始护着那些俘虏朝南面山林撤退。

日军扑过来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赶到了桑腊村,方爖他们只好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相互掩护交替射击,不断的迟滞这些追击他们的日军。

这伙日军数量不明,夜间无法判断出他们的兵力,但是从火力强度上来看,起码是一个中队的兵力,机枪比较多,而且还有掷弹筒

一颗掷弹筒的榴弹,砸在了正在朝林中狂奔的俘虏附近,一声爆炸之后,三个刚刚逃出来的战俘便惨叫着倒在了地上,一个人当场被炸死,两个人身负重伤。

这种掷弹筒专用的榴弹威力远超过九一式手榴弹,不但射程远,而且爆炸所产生的破片也多,装药量也大,即便是赶不上六十毫米迫击炮弹,也相差的不是很远。

两个受伤的战俘倒在地上惨叫不已,但是这会儿兵荒马乱流弹横飞的时候,却没人敢掉头回去救他们。

一个伤员大叫着:“救我!救救我!别丢下我!求求你们带上我”

可是另外一个伤员却骂道:“奶奶的,你叫个屁呀!咱们走不动了,你想拖着兄弟们也死在这儿吗?谁有手榴弹,给老子一个!帮帮忙,给我个手榴弹!”

这时候正在被战俘们拖着跑的两个伤员之一,忽然间一把拉住了正在他附近蹲下开枪的赵二栓,叫到:“兄弟!别管我了!给我一支枪,我在这儿帮你们挡一会儿鬼子!你们俩别管我,放下我吧!”

“马班长!不能呀!”一个战俘拖着这个伤员,对他叫到。

“屁话!鬼子这么多,带着老子你们跑得掉吗?老子的腿断了,就算是这次跑掉了,也治不好了!倒不如留下拉几个鬼子垫背!”这个被称作马班长的人大骂道。

正在争执之间,这个马班长强行甩掉了拖他的弟兄的手,倒在了地上,大叫到:“这儿是谁做主?给老子一条枪!老子留下挡住鬼子!”

方爖正在附近阻击日军,听到之后皱皱眉,立即赶了过来,蹲下来说道:“是我!兄弟,你叫什么?”

马龙!我叫马龙!江西万年的!我家在马家村,回头谁要是回去了,帮我看看家里还有人活着没有,有人活着就帮我给他们捎个信,告诉他们,我马龙没给他们丢人现眼!让他们别等我了!”

方爖这内心之中如同刀绞一般,差点喷出来眼泪,鼻子酸的厉害,蹲下来拍了拍马龙的肩膀,有些哽咽的说道:“你是条好汉!这口信我们一定想办法帮你捎回去!”

“谢了兄弟,别废话了!鬼子追上来了!给我一条枪!有手榴弹再给老子留俩手榴弹!帮我挪到那棵树下面去!”马龙骂骂咧咧的说道。

方爖和另一个人立即架起他,把他放在附近一颗大树下面,这里有裸露出地面的树根,可以给他提供掩护。

这时候那个被炸伤的当兵的也叫了起来:“还有我!我也不成了,肠子出来了!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也给我来条枪!我陪着这兄弟!”

刚才还求着让人救他的那个伤员,哭着喊道:“我也不是孬种,也给我来条枪吧!我们死一块儿好了!”

听到了马龙的话,战俘们都停了下来,那个肋骨被打断的兄弟咳嗽着,嘴里吐着血沫子,嘿嘿笑道:“弟兄们谢谢了!也放下我吧!我肋骨断了,骨头碴把肺扎烂了,活不成了!也把我放下吧!别让我受罪了!咳咳”

贸贸然的意思(贸贸然是什么描写)

好多人都顿时哭了起来,其实他们很清楚这几个人确实是没法带走了,就算是强行把他们带走,这种环境条件下,也救不了他们的命,反倒还可能拖累其他更多的弟兄。

于是方爖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哽咽着下令道:“刘宝田!把那挺九六式轻机枪拿过来!给他们放下!多放一些子弹!手榴弹也给他们放几颗!”

扛着那挺九六式轻机枪的刘宝田听到方爖的叫声,赶紧跑过来,看了看这几个伤员弟兄,毫不犹豫的就把他心爱的这挺九六式轻机枪放在了地上,副射手也跑过来,把三个压满子弹的弹夹放在了地上。

其他人也纷纷走过来,放下了几颗手榴弹,有人给他们送来了步枪,也掏出一些子弹放在了他们身边。

“嘿嘿!好家伙!有这东西,估摸着能多杀几个鬼子!谢了弟兄们!可惜了这挺机枪了!给我说说咋用!”马龙拖过那挺轻机枪,把自己的断腿搬到一个稍微舒服点的位置,抚摸着这挺机枪嘿嘿笑了起来。

刘宝田趴在他的旁边,用最短的时间给他讲了一下怎么用这挺轻机枪,马龙点点头道:“这玩意儿不难用,我以前用过歪把子!大体上差不多!你们快走!别耽搁了,鬼子上来了!”

说着他就操起了机枪,招呼一个伤员爬到他旁边,让另外两个伤员散开,让人把他们扶到旁边各自找到个差不多的掩护。

而他立即就抓着这挺轻机枪哒哒哒,先打了个点射,体验了一下手感,接着就开始不停的对着后面追来的日军点射了起来,一看就知道是个玩儿过轻机枪的好手,这么打既不浪费子弹,准确性还比较高,眨巴眼的工夫,两个鬼子就被他撂翻在了地上,把一群鬼子压的趴在了地上开始朝着这边开枪。

方爖让人分开记下了这四个伤员的名字、籍贯以及家里大概还有啥人,含着泪给他们敬了个军礼,然后命令所有拿着枪的人,一起突然间开火,对着追过来的日军打了一通,把追上来的鬼子短时间压制的都趴在了地上,然后收起枪,对马龙叫了声:“马兄弟!我们走了!”本来他还想说一声保重,但是这两个字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心里面像是堵了块石头一般。

“走吧走吧!赶紧走!”马龙头都不回,赶苍蝇一般的给方爖挥了挥手,话音一落手里的机枪又响了起来。

方爖一咬牙,猛地一扭头,甩掉了眼泪,掉头带着众人便撤入了丛林。

身后不停的响着马龙的轻机枪的声音,接着又听到了鬼子的掷弹筒榴弹爆炸的声音,瞬间机枪就停了下来,就在方爖以为马龙已经完了的时候,可是马龙的机枪声又响了起来。

所有人都噙着眼泪一边呜咽,一边飞快的奔跑,方爖把那个不知名字的女子,交给了两个没抢的战俘,让他们拖着她跑,跑出很远一段距离之后,他们听到身后接连响起了几声爆炸声,然后很快枪声就停了下来。

一个战俘实在是忍不住,扑倒在地上,用力的捶着地面,大声嚎哭了起来:“马大哥!”

接下来一整天方爖他们都没有休息,汇合了范星辰等人之后,他们立即开始转移,身后的日军追了他们一阵之后,因为对这一带丛林地形不熟,加上他们是过路的,还有其他任务,于是日军天亮的时候,放弃了追击,撤了回去。

但是方爖他们不敢停下来,因为他们知道马上日军会调派兵力前来进山扫荡这一带,他们必须要在日军派兵前来扫荡之前,跳出这一带才算是安全了。

这一天下来,所有人的情绪都很低落,包括方爖在内,所有人都不愿意多说话,压制着心中的那股说不出的难受。

这就是中国军人,国家给他们的很少很少,可是他们却用生命报答了国家和这个民族,当战友们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可以毫不犹豫的用生命去为自己的弟兄开出一条生路,不惜一切代价的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其他弟兄的生命。

可是历史却连他们的名字都没有留下,很多人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就像是他们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上一般。

方爖在休息的时候,拿出一个缴获自鬼子的笔记本,用一支铅笔用心的记下了这四个为他们阻挡日军追兵的弟兄的姓名籍贯以及家庭住址和可能的家人,贴身放在了身上最安全的地方。

同时他令范星辰、白輝等人,用纸片,把这四个人的名字,也都记下来,交给了每一个人,让他们都贴身带上,不管今后谁回到了国内,都要记住,用一切办法找到这四个人的家人,把他们的事情告知他们的家人。

每个人都默默的接过这张纸片,虽然大部分人不识字,可是都非常小心的收好了这张纸,并且郑重对身边的人承诺,如果他们有幸回到国内,就一定不会忘记去找这四个弟兄的家人。

虽然方爖也非常清楚,当时留下马龙等四人替他们阻击追击他们的日军,实属无奈之举,也是当时最好的办法,因为这四个人的伤势都很重,即便是被他们带走,以他们目前的状态和环境,也根本无力拯救他们的生命,这四个人迟早都会因为伤重而死,而且死的还会相当痛苦。

但是即便如此,这件事还是如同一根刺一般,扎在他的心头,每每想起,都会刺的他生疼生疼,可是他却无人可以诉说,只能默默的把这根刺埋在心底。

桑腊村的袭击事件,很快传到了负责防守这一带的五十六师团搜索联队的指挥部中,因为五十六师团的第113联队已经攻至怒江西岸,但是受阻于怒江一线,五十六师团已经无力继续强渡怒江,把战火燃烧到怒江东岸,此时的第五十六师团,其实也已经是强弩之末,无力在发动进攻了。

再加上第五十六师团是长途奔袭,从缅甸中部一口气攻到了缅北甚至是滇西,当初为了全速赶路,并未携带大量的弹药以及食品补给,原本他们还可以利用腊戍缴获的大量中国未转运回国的物资,来补充他们的所需,可是因为一个意外事件,腊戍被一伙中国军队奇袭,炸毁烧毁了囤积在腊戍的大量军用物资。

这么一来日军的作战物资就出现了短缺,不得不放慢了进攻的速度,眼看着已经无力强渡怒江,于是将主要作战目标转回到了缅北一带,加强对缅北和滇西一带的控制。

这么一来原本分散的搜索联队,就奉命被师团长渡边正夫调至了八莫一带,负责八莫、杰沙、南坎等地的防御以及对当地的中国残部进行彻底清剿,另外还授命他们在这一带尽可能的为日军搜集劳力,因为渡边正夫这个时候已经意识到,接下来他们日军可能已经无力向云南昆明方向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了。

接下来的战事,将会进入僵持阶段,所以渡边正夫便命令各处日军,都开始构筑各种永备半永备工事,做好今后应对中国军队或者是中英美三国联军的反攻。

贸贸然的意思(贸贸然是什么描写)

所以方爖他们现在活动的区域,就全部隶属于五十六师团搜索联队所辖的区域,这样一座兵站被袭击的消息,自然而然便会传到现在驻在八莫的搜索联队的指挥部。

本来这件事还不至于惊动联队长柳川明,只是被作为一般事件进行了处理,派出一个小队日军到桑腊村一带进行追击这伙袭击桑腊营地的中国军队。

但是无意间柳川明却听到了这个消息,却引起了他的重视,将这份战报要过去观看了一番,皱着眉头下令找出前段时间同属搜索联队在桑腊东部三十公里外的昆丁寨发生的一个小队日军在追击一伙中国残军的时候,反倒遭到这伙中国部队的伏击,险些全军覆没的战报,将两份战报以及近期发生在桑腊以西几起日军搜索小分队失踪的战报放在了一起。

仔细看过这些看似没有多少关联的战报之后,柳川明的眉头锁在了一起。

“石川君!你看看这几份战报!有没有什么看法?”柳川明将他的副手,叫了过来,把这几份战报交给了他。

石川正雄是搜索联队的副联队长,平时负责协助柳川明进行守备任务的安排,从柳川明手中接过这几份战报之后,看了一遍。

“似乎这几件事情联系并不是很大呀?”石川正雄有些疑惑的拿着这几份战报对柳川明问道。

“你看看日期!”柳川明接着说道。

石川正雄低头开始看几分战报的日期,这一下感觉出这几件事件似乎确实有些联系,这些事情都是在近十天左右发生的,时间没有重叠,他按照时间把这几件事连起来,然后在地图上标注出这些事件发生的大概地点。

“大佐是不是认为这些事件是一伙中国军队干的吗?”

“是的!在十多天前,我便听闻在昆丁寨一带,发生过一次中国军队伏击我们一支追剿他们的小队,那一仗中国军队赢了,我们联队有一个小队在他们的伏击之下,几乎全军覆没,那一战我们还损失了一个中队长!

如果今天不看到这份战报的话,我还想不起那件事,可是当我把近期这几份战报放在一起的时候,产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几件事似乎是一伙中国人干的!”柳川明开口说道。

“不会吧!现在中国军队主力基本上都已经彻底溃败,在我们防地一带,现如今基本上已经没有大股的中国军队了。

按照情报显示,在这一带最多的也就是中国军第五军第二百师曾经从这一带穿过,越过中缅边境进入了腾冲一带。

另外就是一些从腊戍和曼德勒方向溃退下来的中国军第六十六军的新二十八师和新二十九师的部分溃兵!

但是现在经过近一个月的清剿之后,山林之中的中国溃兵已经很少了,应该不会有这样有组织的中国军队还在活动!

而这几件事,我认为并不像是一伙中国军队干的,只是一些孤立事件罢了!大佐阁下不必这样紧张!”石川正雄放下了这几份战报,对柳川明说道。

“石川君,看来近期我们作战的顺利,让你有些轻敌了!虽然这一次我们进入缅甸作战以来,所遭遇的中国军队确实很不堪战!但是你也不要忘记,这些中国人并不都是懦夫!

他们的第二百师起码在同古的时候,就令五十五师团吃了很大的亏,如果不是十八师团赶去支援他们的话,五十五师团将会很难攻克同古!

别忘了五十五师团的兵力和火力可是中国军二百师的两倍以上,并且还有我们的飞机支援,但是在同古还是足足被中国军二百师死死挡住了十二天的时间,造成了我军近五千人的伤亡!

所以并非所有中国军队都不堪一战,他们之中并不乏一些骁勇善战的士兵!

目前这几个事件,虽然还不能确定就是一伙中国军队所为,但是我有一种直觉,这几件事很可能是一伙中国军做的!

我们现在防线很长,我们所奉命驻防的这一带公路非常重要,保证着我们师团东西两翼之间的联系,每天都有大量的物资和兵员会从这条公路上通过。

我们不能有一点大意!

假如这几件事确实是一伙中国军所为的话,那么我们在地图上看看,他们最先是出现在昆丁一带,再昆丁寨袭击了我们一个驻在寨子中的小分队,接着我们派出一个小队的兵力,对他们进行追击。

在这里一个山谷之中,他们伏击了我们的这支小队!并且获得了胜利!

接着是这里,这里,他们又吃掉了我们两支小分队,同时还有这个地方,缅甸独立军也遭到了一次袭击。

而且就在三天前,有一支数量不明的中国军试图穿越公路,被我们发现,被逼退回了公路南侧。

从这条线看,他们这段时间,一直是在向西行进,速度并不快,十天的时间,他们仅仅走出了一百多里!

可是昨天他们却突然出现在了桑腊,这就说明他们走了回头路,可是他们为什么不穿过公路,逃回他们国内呢?这一点是我不太明白的地方。”柳川明对石川正雄说道。

“虽然大佐阁下说的有道理,但是如果前面这些事是一伙人所为的话,那么桑腊这次的袭击事件,我认为并不合理!

如果昆丁事件是他们做的话,现在他们应该是正在向西方向,也就是向着我们所在的八莫这里行进,而且他们已经试着想要穿过我们公路一带的防线,向北退回中国!

但是他们很显然失败了,在他们试图穿过公路的时候,被我们的士兵发现了,所以他们退回了公路南侧。

现在如果按照他们的活动路线,桑腊袭击事件应该不是他们所为!因为这样做,他们就走了回头路!这样很不合理。

所以大佐阁下,我认为即便是前面几件事是一伙人所为,但是桑腊袭击事件,却应该不是他们做的!”石川正雄坚持他的意见。

贸贸然的意思(贸贸然是什么描写)

柳川明想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大概你分析的是对的!可是从这次桑腊袭击事件,这伙中国军的手段看,和之前昆丁寨一带发生的袭击事件那伙中国军的手段十分相似!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现在只派去一个小队追击他们,我认为不妥,如果可能的话,需要增加一些兵力,并且尽量要求这一带的缅甸独立军也加入到追击他们的行列之中!这样做会更有把握一些!”

“好的大佐阁下,这件事我会安排!现在我们说说其他事情吧,我们现在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解决,近期我们的弹药消耗量很大,但是目前却补充不上来,这件事有必要再催一下辎重兵联队”

在袭击桑腊日军中转站之后,方爖带着一众人等没有继续向西,而是走上了回头路,这时候他的队伍已经由三十来人,扩张到了近六十人的规模。

这时候这样一支队伍,就已经不是一支小队伍了,这些新增的人员,除了在桑腊救出的十七个战俘之外,还有十余名当地华侨之中的年轻人也加入到了他们的队伍之中。

这些华侨都是周边方圆数十里之内的山民,日军自从来了这里之后,便大肆在当地缅甸人的帮助下,到处抓捕这一带的华人华侨充当苦力,为他们干活。

当这些华侨被救出来之后,大部分人散入了山林之中逃命,但是有个别年轻人却不甘心从此在山林里过那种提心吊胆,躲躲藏藏朝不保夕的日子。

日军的暴行彻底激怒了这些当地的华人华侨,于是其中部分被日军搞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年轻一些的华人便留了个心眼。

他们在逃出桑腊之后,并未跑远,而是主动找到了方爖一行人,提出要加入他们,跟着他们杀鬼子。

对于这些人的要求,方爖没有理由拒绝,也不忍拒绝,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不收下这些人的话,这些人在未来的日子里,将会自行走上抵抗日军的道路,对于他们这些完全没有战斗经验的人来说,如此赤手空拳的去迎战凶残的日寇,将是一场灾难。

所以方爖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不过他也提出了一个要求,但凡想要留下跟着他杀鬼子的人,必须要做到令行禁止,一切行动必须要听他的命令,否则的话就请他们自便,原因很简单,任何不服从他命令的擅自行动,都可能给他们这些人带来覆灭的危险,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就是对其他弟兄生命的不负责任。

这些平民听罢之后,都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方爖这才收容了他们,并且一对一的安排一个当兵的弟兄负责带一个新人。

这种以老带新的办法,可以用最快的速度,使得这些毫无作战经验的新人掌握一些作战的技能,同时也可以照顾他们,甚至是监督他们,省的他们一不小心便会害了大家伙,对此其他人都很顺利的答应了下来,并且没多长时间,就和这些人混熟了。

在这样的缅北丛林之中,能遇上和他们一样说中国话,流淌着一样的血的华人,没人会排斥他们,更何况这些人要跟着他们去杀鬼子,这就更使得他们容易拧成一股绳,在这里,他们没有任何依靠,唯一可依靠的就只有身边的这些弟兄,把自己的后背放心的交给这些弟兄。

至于那十七个被解救出来的战俘,自然而然更容易融入到他们这个团体之中,此次方爖率众突袭桑腊,可以说是救他们出水火之中,按照中国一句话说,这可算是再造之恩。

原本这些战俘们都早已绝望,不再对他们的前途抱以任何幻想,充其量也就是琢磨着,遇上机会试着能否逃出日军的手掌心。

现在突然间有人冒死把他们救了出来,他们自然对方爖这帮人是感激不尽,在他们听闻这里是方爖做主,并且还是方爖策划的这次营救行动之后,更是立即就对方爖言听计从。

即便是方爖留下了马龙等四个弟兄,没有把他们带出来,这些人也没有为此对方爖有半丝的怨恨。

因为他们都见惯了生死,都清楚当时方爖的选择也是迫于无奈,根本没有更好的选择。

虽然队伍扩张,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件好事,可是对于方爖来说,这种情况并不乐观,以前他们随随便便靠着狩,就能糊弄饱肚子,现在突然间多了这么多张嘴,立即就让他们的补给问题变得紧张了起来。

另外数十人的队伍在丛林之中活动,目标自然而然也相应变大了许多,不可避免的会在丛林中留下更多的痕迹,这就加大了被日军发现的风险。

还有就是人员的增加,因为其中部分平民的加入,使得短时间之内,他们的战斗力也不升反降,这些毫无作战经验的平民,在相当一段时间之内,将会拖他们的后腿,导致要分出很大的精力来照顾他们。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以前因为连连袭击日军和当地缅甸独立义勇军,一直都不缺乏武器弹药,可是随着突然间多出这么近三十人之后,他们的武器弹药就不够用了。

就算是他们随身携带了部分多余的武器,但是也不够分配给这么多人,使得他们现在面临着部分人员没有武器可用的窘境。

虽然他们还可以继续从日军手中夺取武器,但是眼下他们刚刚袭击过桑腊日军中转站,这件事不用想都肯定闹得很大,日军可不是吃素的,就算是用脚后跟去想,也能猜出日军肯定会派出兵力,对他们这些人进行追剿。

所以眼下他们根本不便立即再次袭击日军,当务之急是跳出这一带,使日军抓不住他们的尾巴,之后才能再考虑继续杀鬼子的事情。

所以方爖考虑了一下之后,带着众人踏上了回头路,再次掉头向东,朝着来路上行去。

自从他们袭击了桑腊之后,这一带山林之中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枪声就没停下来过,原本日军只派出了一个小队的兵力追击方爖一伙人,但是因为搜索联队的联队长柳川明的重视,日军随后便又从其他地方增调过来了两个小队,在这一带足足投入了近一个中队的日军兵力。

这对于原本编制规模就不大的搜索联队来说,加之他们负责防御的区域很大,调动近一个中队的兵力投入到对方爖一伙人的追剿行动,已经是目前柳川明能动用的最大的兵力了。

贸贸然的意思(贸贸然是什么描写)

除此之外搜索联队还联系上了这一带刚刚组建起来的缅甸独立义勇军,命令他们也配合日军行动,当地的缅甸独立军也召集了近两个连的兵力,也投入到了这一带对方爖一伙人的搜剿行动之中。

不过缅甸独立军毕竟是刚刚搭建起来的草台班子,名义上的一个连,实际上只有五六十个人,装备也相当差,部分人员甚至连枪支都没有,干脆还使用着弓箭和梭枪或者缅刀,趁此机会,当地缅甸独立军也趁机对日军提出要求,要求日军给他们提供更多的武器。

而日军目前自己的弹药补给都有点捉襟见肘,当然不可能把他们的制式武器送给这些缅甸人使用,而且他们对缅甸独立军也保持着警惕,暂时只是在利用这些狂热的缅甸独立分子的无知,来驱策他们为日军服务罢了。

于是柳川明在考虑一下之后,下令将近期缴获自中国军队和当地以前英国殖民军队的部分武器,转交给了这些缅甸独立军,供他们使用,这才把这些缅甸独立军给武装了起来。

加之当地缅甸人目前大多数因为缅奸和日本人的宣传,他们对于日军大多数怀有好感,这些当地亲日的缅甸人,也是方爖他们的大敌,不可不防。

所以现在方爖他们的处境很不好,随时随地都可能遭遇日军或者敌视他们的缅甸人,当务之急他们最重要的就是先把所有人都武装起来,并且传授给他们一些基本的作战技能以及丛林战的作战经验。

于是方爖就想起来了以前被他们埋在山洞里面的那批武器弹药,在和白輝、范星辰讨论了一下之后,方爖带上队伍,开始向东返回,并且在三天之后,回到了当初他们埋藏武器弹药的那个山洞,将这里隐藏的武器起了出来。

虽然这些曾经被他们淘汰的枪支,以前他们已经看不上了,但是现在对于这些手无寸铁的人来说,却无疑让他们大喜过望,一个个拿着配发给他们的枪支,是爱不释手,恨不得吃饭睡觉都搂着不松。

而他们的这次走回头路的行动,也出乎了日军搜索队的预料,日军搜索队原本以为,这些袭击桑腊的中国军队,在袭击成功之后,可能会向南逃入深山老林之中,亦或是在附近盘亘,准备逃回国内,所以他们起初精力主要放在了公路沿线,或者是向南部深山之中搜索。

故此最初两天,日军并未发现方爖一伙人向东跑了,而且那些逃散到林中的当地华侨,也扰乱了他们的视听,让他们在丛林里面忙活了三天,只抓到了一些从桑腊逃出来的华侨。

虽然柳川明给予了方爖相当的重视,可是想要在这样茫茫林海之中,抓到方爖他们这些人,对于日军来说,无疑还是像大海捞针一般的困难,特别是现如今方爖他们之中多了一批对当地地形十分熟悉的华侨之后,就更增加了他们搜捕的难度。

“现在大家都有枪了,接下来方兄有什么新打算没有?”白輝趁着老兵们正在带着那些新人学习用枪,并且赵二栓他们这帮老人,正在给刚入伙的新人灌输丛林战和丛林生存技能的时候,他走到了正在看地图的方爖身边坐下对他问道。

方爖没抬头,继续观看着地图,开口答道:“当然有!咱们不能在这儿坐吃山空,现在咱们吃饭的嘴多了,单靠狩已经跟不上消耗了!

所以咱们就要以战养战,想办法从鬼子哪儿弄各种补给品,特别是枪支弹药,我们桑腊一战消耗比较大,加上增加这么多人手,弹药明显有些不足了!

特别是我这镜面匣子,桑腊一战下来,子弹消耗了一大半,现在就剩下十几颗子弹了,再不想办法弄一些子弹,恐怕再跟鬼子交火一次,就要变成榔头了!”

白輝凑到地图旁边也低头观看地图,对方爖接着问道:“方兄!现在按照你的说法,咱们向北走行不通,那么总不能一直都在这一带转悠吧!现在看样子咱们的大部队都已经散了,估摸着有些已经回国了,还有些可能被鬼子逼到了西北一带的山林里面。

今后不知道你有什么长远的打算没有?现在咱们可以说是四面皆敌,这里又不是咱们国内,有老百姓给咱们帮忙,这缅甸当地人,都很仇视咱们,总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呀?

特别是现在咱们的人多了,光是吃饭的问题,恐怕就不好解决,短时间咱们还不怕饿肚子,时间长了恐怕就不成了!”

方爖听了白輝的话之后,微微皱起眉头,想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不瞒你说,我绝对不看好现在向北回国!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向北走咱们就算是回到腾冲,现在也无法渡过怒江。

我们眼下缺乏情报,根本不清楚滇西那边现在战事情况如何了,贸贸然向北突围,反倒可能正中鬼子的下怀。

我们前几天试图穿过公路向北走,只要鬼子不是笨蛋,那么他们就应该能料到我们试图向北回国。

所以如果不出所料的话,鬼子现在极有可能就等着我们再穿越公路向北行进!在北边设下了埋伏,等着咱们跳进去,所以现在北上,我认为根本就是找死,所以此路不通!”

白輝听罢之后,低头想了一阵,叹息了一声道:“确实很有可能!你带着弟兄们这半个多月,在这一带活动,鬼子确实可能已经有所警觉,虽然弟兄们很想回国,可是现在向北走,确实风险太大!

可是总在这一带来回折腾,也不是个长久之计,在这里敌众我寡,我们随时都可能会被缅甸独立军或者是日军发现,以后的日子可能会越来越难过!我们总要选个方向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方爖点头道:“我们向西走,第五军主力应该就是向西北方向退却,虽然现在我们不知道他们走到哪儿了,但是我们可以向西试着追他们,如果能追上他们的话,那么跟着大部队走,就安全多了!你认为怎么样?”

白輝一听方爖的这个提议,考虑了一下觉得确实是目前比较合适的一个方向,现在他们既然不能向北回国,那么也只有想办法先找到大部队再说,潜意识里,白輝他们这些人,还是认为只要找到大部队一切事情就好办了。

可是他们哪儿知道,现在的远征军主力之中,新二十八师一部在兵败之后,赶在了日军前面,一路狂奔已经跑回了国内,新二十九师基本上全师溃散!

二百师现在已经回国了,他们的戴师长现在已经以身殉国了,而新二十二师和九十六师现如今在杜聿明的率领下,已经溃退到了胡康河谷也就是野人山之中,正在挣扎求生,处境比起他们现在要差上百倍。

贸贸然的意思(贸贸然是什么描写)

新三十八师孙立人所部,现在已经抗命撤往了印度的英帕尔,最终实际上撤回国内的只有九十六师残部,包括杜聿明率领的新二十二师,在野人山之中辗转了两个月之后,被美军侦察机发现,才得到了少量空投补给,不得已之下最终只能带着所剩无几的二十二师残部退往了印度的利多。

这些事情白輝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但是方爖却知道的很清楚,他今天之所以提出来向西运动,其实就是为了给白輝这些人一个希望,也给他们一个向西走的理由。

否则的话,这些人接下来的情绪将会出大问题,一旦不能说服他们向西走的理由,其中一部分急于想回国的人就会产生想法,到时候一旦产生矛盾,就可能逐步激化矛盾,最终就极有可能酿成大祸,这支队伍散掉都是小事,甚至可能造成因为人心不齐,被日军全部消灭。

故此方爖在琢磨了好长时候,才想出了这么一个理由,当然这只是敷衍白輝他们的理由,他自己知道,现在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再追上任何一支中国军队的大部队了。

其实这个时候,他们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继续向东,直接穿越腊戍和南坎之间的滇缅公路,不走畹町,而是走缅甸东北部的滚弄一带,甚至更东面的景栋一带回国,这条路相对于走缅甸西北要安全得多,因为日军在东面目前基本上没有大部队,只有泰国部分军队在那边活动。

对于战五渣一级的泰国军队,方爖还真是打心眼里面看不起他们,不过泰国目前对中国来说,只是一只跳梁小丑罢了,现在方爖根本不想回国,也懒得去找泰国军队的麻烦,而他真正的目的是印度。

他很清楚目前以缅甸的情况,大多数缅甸人还比较仇视中国人,所以他们并不利于在缅北一带跟日军打游击,因为这里没有民间基础,一支游击队如果没有民间支持的话,是极难生存的,所以如果他想要今后继续杀鬼子,那么暂时将这些人带到印度的英帕尔或者是列多利多,将是目前他最明智的选择。

而白輝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过走缅甸东北部撤回国内,所以方爖也没打算提醒他们,现在最关键的就是鼓动他们向西,然后按照他的思路,最终前往印度,而不是回到国内。

而白輝他们肯定不知道方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听了方爖的想法之后,认为这确实可行,于是都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么咱们什么时候走?”白輝对方爖问道。

“不急!即便是要走,在走之前,我还打算送给鬼子一个惊喜,把他们彻底搞蒙之后再走不迟,要不然的话日军说不定会在西面给咱们设下一个圈套,等着咱们去跳!

我是这么考虑的,范排长你们也过来,咱们商量商量”方爖接着把范星辰、赵二栓、李双虎等骨干都招了过来,提出了他的想法。

众人听罢了方爖的这个计划之后,一个个都被惊得目瞪口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方爖说罢之后,抬起头看了看围着他的这几位,忽然间发现这几位的表情有点不对头,看他的目光仿佛跟看一个疯子一般,于是干咳了一声道:“你们这都是啥眼神?怎么这么看着我?难道我长得太帅了吗?不过我对你们这帮大老爷们可没啥兴趣!怎么?你们不觉得我这个计划很天才吗?”

“疯子!你这家伙绝对是个疯子!”李双虎第一个瞅着方爖说道。

赵二栓没说话,但是也跟着点了点头,显然他也很同意李双虎的这个意见。

范星辰有点哭笑不得,看着方爖说道:“方大哥,你还真敢想呀!这么做真的能成吗?”

白輝也看着方爖,脑子里乱哄哄的,觉得眼前这家伙,不是个疯子,就是个天才,居然能想出这样疯狂的主意,自己这些人跟着他,到底是幸事还是不幸真是说不清楚,照这家伙这样疯狂的想法,真不知道自己这帮人,会不会迟早被他玩儿死。

方爖这会儿知道自己这个疯狂的计划,确实是吓到这帮家伙了,于是嘿嘿笑道:“我记得孙子有曰,兵者诡道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此乃兵家之胜也!

我料准鬼子现在跟你们肯定也是一个想法,绝对想不到我会这么干!所以这个计划看似疯狂,实际上却并无多少风险,相反成功的几率会很高!”

“也许你说的不错,可是咱们要去那儿的话,路上可是很有可能会碰上鬼子的搜索队的!而且估计现在包括缅甸独立军也正在搜捕咱们!如果半路碰上他们的话,那就什么都不要提了!”白輝终于提出了他的看法。

“这不是问题,现在咱们所在的这个位置,再向东有个寨子,叫息兰村,据缅奸的口供所说,在这一带的缅甸独立军的联络点就在息兰,而且哪儿还是他们的一个据点!

所以我们需要兵分三路,我带一组人,不要多,十五个人足矣!白连长你带一组人,二十人应该够了,去狠狠的敲一下息兰,把缅甸独立军的那个据点给拔了!

范排长,你带剩下的人,则向西运动,先走一步,把复生带上,把豹子和笨瓜带上,你们走的慢,路上小心一点,先去八莫西南方向的这里等我们!

只要白连长能得手,那么鬼子和缅甸独立军的人肯定会被吸引过去,那么我这边动手就容易多了!

不过有一点白连长你要记住,不可恋战,一击即走!也不要贪图战利品,得手就走,动作一定要快!绕一个圈子之后,就立即追赶范排长他们,争取半路上赶上他们!不能被鬼子和缅甸独立军把你们包围了。

所以这一次的计划,其实就是声东击西,看似我这边风险最大,实际上却是你这一组的风险最大!只要你得手了,那么我这边反倒可能成为最安全的,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这边甚至可能弄一些骡马,争取多弄一些补给,以后一段时间咱们就不用担心补给的问题了!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看咱们敢不敢干!你们怎么看?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我不勉强,我会招一些志愿者,跟着我参加这次行动,你们可以直接先向西走,得手之后,我会追赶你们,到指定地点和你们会合!”

方爖信心满满的对白輝说道,并且最后还使了个激将法。

一听方爖的话,白輝倒是很吃这一套,当时就不干了,一拍大腿说道:“方兄,你这话就不对了,我姓白的是贪生怕死之人吗?别看老子今年年纪不算大,可是当兵五年了,跟鬼子打了起码三年,昆仑关老子带着一个排,硬抗鬼子一个中队的进攻两天一夜!

老子以前就是个班长,是靠着杀鬼子才当上现在的连长的,不是靠着上面有人才当的官!

你可以看看,我全身上下的伤疤,这些伤疤可都是打鬼子留下的!我姓白的可不是孬种!”

白輝到底是个粗人,被方爖一激,顿时就有些口不择言了,可是他的话却顿时让旁边的范星辰臊红了脸,范星辰可算是个高官之子,从入军开始,就先在团部当了个小参谋,没几天就要求到下面,直接当了排长。

白輝无意之间就把范星辰给骂了,范星辰心中很是不爽,于是梗着脖子对白輝说道:“白连长,你这话怎么说的?你这么说不是等于骂我吗?家父确实是当官的不假,可是我范某也不是个孬种!就算是我入军就当了个排长,可是遇上鬼子的时候,我范星辰也没有丢下弟兄独自逃命!我身上的伤是没你多,可是那是因为我当兵时间比你短!”

白輝这时候也意识到自己刚才说话无意间得罪了范星辰,于是赶紧红着脸抱拳对范星辰说道:“得罪得罪!看我这张嘴!对不住对不住!我可不是针对你,范老弟切莫生气!唉!我这不是被方兄堵得了吗?是我不对!我给你赔不是了!”

贸贸然的意思(贸贸然是什么描写)

范星辰这才气哼哼的哼了一声,扭头说道:“方大哥,我现在的伤已经没事了,这次去息兰村,让我带人去吧!我范星辰不能老靠着你的照顾混日子,再这么下去,恐怕就真的要被人瞧不起了!”

白輝也看出来,把范星辰得罪了,赶紧说道:“我真的不是那意思!范老弟你别多想,息兰还是让我去吧!你的伤虽然现在好多了,但是走路到底没我方便!这次去息兰,要绕不小的圈子,走不少路,你到底没我腿脚方便!

改天要是弄到酒的话,白某一定另行给你赔罪便是!这次你就不要跟我争了!”

方爖在一旁心中暗笑,这激将法果真好用,现在他们已经完全忘了这个计划的可行性的问题了,倒是开始争抢谁去息兰的事情去了!

看到范星辰生气,方爖也不希望现在他们闹僵,于是赶紧抬手止住了他们的争执,开口说道:“星辰,你消消气,我相信白连长绝对不是针对你的!你是不是孬种,大家伙都看的明白,没人会瞧不起你!你不要多心!白连长也是无心之罪,你就不要计较了!”

“对对对!方兄这话说得对!我白某是个粗人,不会说话,你莫要跟我一般见识!嘿嘿!”白輝赶紧连连点头称是,为自己继续辩解。

范星辰听了方爖的话之后,这才脸色变好了许多,但是却还是坚持他带兵去息兰,显然还是想争口气。

“算了,星辰,这件事你别争了,你的伤虽然确实好了不少,但是腿到底走起来不太方便!白连长说的对,这次去袭击息兰,这组人要跑不少路,还要快速在林子里穿插,甩脱日本人和缅甸独立军,你不合适干这事儿!

别为了争口气,反倒误了事,更何况你的任务也不轻,你必须要带着剩下的人,负责照顾好他们,并且在行进途中,还要对他们进行训练,这件事没你不成!还有如果你抵达指定地点的时候,还要在那边先扎好营地,等我们过去之后,供我们休整!任务其实也不轻!”

方爖拦住了还在争的范星辰,对他说道。

范星辰听了方爖的话之后,这才不再争取去息兰的任务,这里他最服方爖,既然方爖也这么说了,他知道继续争也没什么意义了,于是便只得点头答应了下来。

情趣用品,延时产品,各种都有,添加 微信:yztt15 备注:情趣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545044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995.com/153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