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奇侠绿袍老祖?蜀山红发老祖实力

无名留言:昨晚我熬夜四个小时写的第八十二章,因为操作失误,4000多字的文章荡然无存,气得我一夜未眠。

今日呕心沥血再构思,再创作,精雕细琢的这一章喜欢大家多支持,多评论 ,多点赞,多提宝贵意见,我气得半死,有人确笑得半死,我这心啊,拔凉拔凉的。

蜀山奇侠绿袍老祖?蜀山红发老祖实力

书接上文:

上文中说到岳芷珊一脚摔倒端木秋,忠义侠刘鹤轩吩咐厢兵绑了壁虎使者,两个人长出一口气,忽听一声惨叫“啊”。

刘鹤轩、岳芷珊连忙回头观看,脸上露出喜悦之色,原来丐帮副帮主“刀荡九州”景洪波和雷长鸣、雪长下两位长老大战日月星辰、五行八卦,嚣张跋扈道人”荆永旺

有人说景洪波怎么叫刀荡九州,这里简单介绍几句,九州又名汉地、中土、神州、十二州。九州分别是: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

景洪波刀法精妙绝伦,压盖九州少有敌手,手中一把雁翎刀随意走动九州,因此得名刀荡九州。

景洪波武功仅次于神龙剑客葛元,三十六路天罡刀法打遍九州少有敌手,但见雁翎刀上下翻飞,斡旋造化、颠倒阴阳、移星换?、回天返?、呼风唤?、震?撼地、驾雾腾云,一招紧似一招,一招快似一招,招招凌厉,式式夺命。

反观荆永旺也不含糊,那是剑客中的剑客,手中宝剑施展的是“秋风十八式”,讲究的是“似有似无,似实似虚,似变未变。”正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对手既然根本就摸不清他的剑路和招式,又怎能防避招架,“秋风十八式”真正的秘密是,若以指代剑,倒着使出,便是当世最强的点穴手,四个人大战一百回合未分输赢胜负。

神掌天地侠房思山、玉面飞行侠袁武、岳天仇、丐帮两位长老冲进五毒门弟子当中,如入无人之境。

“五毒门弟子听着,放下兵器饶你们不死,如若一意孤行,拼死搏杀,那你们只有死路一条。”房思山见战场太惨烈了,死尸横七竖八倒了一大片,心存不忍,因此大喊一声。

五毒门弟子左顾右颁,见大势已去,纷纷扔掉手中的兵器,双手举过头顶,蹲在地上,这也叫识时务者为俊杰,拼死搏杀只有死路一条,投降官府,还有一线生机,因为他们当中有些人不至于死罪。

“全部绑了押回华阳县,等待官府的审判。”房思山回头对厢兵吩咐道。

“好的,房校尉。”厢兵小头目如何安排厢兵捆绑五毒门弟子不必细说。

单说房思山环顾战场,就见丐帮副帮主刀荡九州景洪波、两位长老一时无法取胜,纵身而起,一招“天罗地网”剑化十点寒光直奔荆永旺面门,荆永旺撤步闪身,景洪波“纵地?光”瞬间移动到荆永旺身前,一招“飞沙??”刀气夹杂着泥土射向荆永旺,荆永旺左掌一招“秋风浮云”,一股掌风吹散泥土,右手一招“风光化影”剑似一张剑网将自己罩在当中,就听见“叮当”刀剑撞击之声!

荆永旺顺势纵身而起,一招“流星追月”剑刺景洪波眉心,景洪波“推?填海”举刀相迎。

房思山剑走中路斩荆永旺的腰部,荆永旺纵身后撤一丈开外,雷长鸣、雪长下刀剑齐出功击荆永旺的左右双肋,荆永旺左手“金丝缠碗”扣雷长鸣的手腕子,右手剑“老君关门”封住雪长下的宝剑。

“岳老前辈,秋长老,风长老我们也别闲着了,齐下火龙关吧!咋也别在乎什么君子战和小人战了,对付这些卑鄙无耻之徒,不必讲江湖道义!”

岳天仇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和你一起打荆永旺。”

秋落叶和风不停相互看了一眼。

“我们去对付相腾冲。”

四个人各拉刀剑腾空而起。

岳天仇剑扫荆永旺腰部,袁武剑刺荆永旺心口窝。

荆永旺纵身后撤三丈开外,怒目圆睁大声喊道:“你们这些无耻之徒,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豪杰!”

房思山哈哈大笑:“我们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二十年前你们不也是仗着人多势众攻上云顶观,杀死观中道童,将竺亭风老前辈踢下悬崖的吗?”

荆永旺嘎巴嘎巴嘴,一句话没说出口。

荆永旺左顾右盼,就见二师兄关震蓬、三师兄相腾冲都面对强敌,五毒门弟子已经死得死,伤的伤,投降的投降,知道今天想要逃跑是势必登天了,想到这里荆永旺把心一横,撤掉头上的面纱,黑色的脸庞涨的挺红,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和你们拼了”。

房思山嘿嘿一笑:“荆永旺你脱掉面纱有何用?把衣服脱光了才叫本事?”

荆永旺被气得哇哇乱叫,身体略微颤抖地说道:“好小子,你这嘴够损的,拿命来。”

荆永旺摆剑就刺,房思山举剑相迎。

景洪波、岳天仇、袁武、雷长鸣、雪长下五个人一晃身形加入战斗,六个人将荆永旺围在当中。

景洪波那是剑客中的剑客,房思山那是天地道亲自传授的武功,袁武那是一阵铜锣惊九州、锣槌翻飞震如来、与天同寿,灵猴大剑袁化极亲孙子,得到袁化极的真传,两个人都够个剑客的身份。

六个人这一齐心协力,荆永旺哪里还能招架得住,也就是二十几个回合,荆永旺后背湿了,额头见了汗了,步伐凌乱,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身形被逼得滴溜溜乱转。

景洪波施展天罡刀法的绝招“震?撼地”雁翎刀暗藏一股刀风砍向荆永旺头顶,荆永旺想躲是来不及了,只得“举火烧云”举剑相迎,刀剑相撞发出铮铮之声。

袁武见有机可乘,一招“仙人指路”分心就刺,荆永旺连忙侧身躲闪,袁武手腕子一翻“秋风落叶归”剑走中路斩荆永旺的腰部,荆永旺急忙纵身后撤,稍微躲得慢了一点,袁武的宝剑在荆永旺腰部划了一道口子,荆永旺就觉得一阵疼痛,身子一哆嗦,荆永旺低头观看就见鲜血染红了道袍。

房思山一跃而起,一招“穿心脚”正踹在荆永旺的胸口上,荆永旺一口鲜血喷射出来,“啊”了一声摔出两丈来远,如果不是房思山脚下留情,这一脚非踹死不可。

荆永旺摔倒在地,昏迷不醒!

厢兵也有经验了,不等吩咐,上去两个人把荆永旺绑了一个结结实实。

掌打南山、腿踢北海,花天酒地道人相腾冲大战无极二老秦山鹤,两个人武功只在伯仲之间,本来打了一个难解难分!

但是丐帮两位长老秋落叶和风不停加入打破了场上的战局,相腾冲打一个秦山鹤都费劲,何况多了两个丐帮长老,三十几个回合之后额头冒了汗了。

相腾冲边打边偷眼观看,就见四师弟荆永旺飞出两丈来远,心里咯噔一下,稍微这一分神可坏了,秦山鹤的掌就到了“五毒断魂手”正砸在左肩头上,相腾冲哎呀了一声,噔噔噔后退三四步,身子一晃,险些摔倒,这左臂可就抬不起来了。

秋落叶、风不停身形转动已经到了相腾冲面前,左右开弓,刀剑齐出,分别刺向相腾冲的两肋, 相腾冲躲过秋落叶的刀,没躲过风不停的剑,这一剑正刺进相腾冲的左肋处,相腾冲“哎呀”一声惨叫,风不停飞起一脚,正踹在相腾冲的左腿上,相腾冲站立不稳,扑通一声摔倒在地,风不停拔出宝剑,在相腾冲道袍上把血迹擦净,相腾冲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过去四个厢兵把相腾冲绑了一个驷马倒攒蹄,相腾冲疼得直喊狗叫。

此时的战场上还有两个人在打斗,他们就是竺亭风和关震蓬,两个人鞭来鞭往,上下翻飞,两旁的树叶被震得纷纷飘落在地,忽见竺亭风连出三鞭,关震蓬连忙封挡,一阵兵器撞击之声过后,关震蓬身子急速下降,噔噔噔后退五六步,一个没站稳,仰面朝天摔倒在地,竺亭风纵身一跃来到关震蓬身前,两个人相距五尺来远,举鞭就砸,关震蓬左手迅速伸进怀中掏出三支见血封喉的柳叶飞刀,一抬手“嗖嗖嗖”分三路射向竺亭风,上路哽嗓咽喉,中路心口窝,下路裆部,三路都是致命一击,在场的老少英雄暗道不好,这么近的距离,想躲恐怕是来不来了,有些人不忍直视,把眼一闭。

耳轮中就听见啪的一声,房思山定睛观看,不眠喜上眉梢,原来竺亭风见关震蓬摔倒在地,钢鞭没有脱手,就加上小心了,又见关震蓬左手伸进怀中就知道这老家伙要打暗器,因此双脚点地,身子不进反退,把手一扬九节镏金钢连环降龙伏虎鞭旋转着直奔关震蓬,于此同时来了一招“金刚铁板桥”三支柳叶飞刀嗖嗖嗖全部打口。

关震蓬正在窃喜竺亭风上了当了,忽见竺亭风不进反退,九节镏金钢连环降龙伏虎鞭直奔自己的面门,一时之间有些傻眼,连忙举钢鞭招架,钢鞭正砸在九节鞭的链子上,九节鞭的鞭尖往下一耷拉,九节镏金钢连环降龙伏虎鞭,鞭头上镶嵌着尖锐的金刚石,专破金钟罩铁布衫!就听见啪的一声正砸在关震蓬的天灵盖上,关震蓬吭都没吭一声,死尸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竺亭风望着关震蓬的尸体眼泪夺眶而出。

“老哥哥,恭喜你大仇得报。”红发老祖说道。

竺亭风擦了擦眼泪说道:“还要感谢你送我的宝鞭,不然破不了他的铁布衫。”

红发老祖洪隍荥微微一笑:“都是自家兄弟,何必言谢。”

竺亭风点了点头,仰天长啸:“二十年了,泉下有灵的道童门,你们安息吧!我为你们报仇雪恨了。”

竺亭风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迈步来到房思山面前说道:“房少侠,我有一事相求,但不知少侠可愿意成全。”

房思山抱拳拱手说道:“竺老前辈请教。”

“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能不能把他们两个交给我处理。”竺亭风指了指相腾冲和荆永旺。

房思山看了一眼刘鹤轩,刘鹤轩点了点头。

房思山说道:“竺老前辈,可以,不过我也有一事相求,还请竺老前辈答应。”

“少侠请讲。”竺亭风不解,房思山要求自己什么。

房思山说道:“竺老前辈,云顶四道师兄弟四人,如今死了一个,两个被活捉,还有一个巢泰轩刚才趁乱跑走,杨老前辈和巫老前辈已经去追赶,不管能否捉到,巢泰轩我们不能交给您处置,因为巢泰轩杀了镇远镖局的总镖头程老前辈,我们要将他交给镇远镖局甘老前辈处置,还请您体谅。”

竺亭风听完这才明白,点了点头说道:“房少侠,你不必再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吧,如果巢泰轩今日逃跑,他日我定将协助你们将他捉获。”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竺老前辈了。”房思山转身对看押相腾冲和荆永旺的厢兵说道:“请把这两个人交给竺亭风老前辈。”

竺亭风接过相腾冲和荆永旺,抱拳拱手说道:“多谢房少侠和众位大侠的成全,我深表谢意!”

房思山一笑:“竺老前辈,我们告辞了,还请我们走之后您在处置这两个畜牲。”房思山低声对竺亭风说道。

竺亭风会意地一笑:“好的。”

房思山的言外之意就是按照律法,相腾冲和荆永旺已经没有还手之力,应该押回去等待官府的审判,是死是活不能私下处决, 誓死不屈,拼死搏杀的人除外。

“我要和你们回县衙,我要回县衙,你们不能滥用私刑,你们不能把我交给竺亭风。”相腾冲撕心裂肺地喊道。

列位说相腾冲不是剑客吗?怎么如此没有骨气?不觉得丢人现眼吗?

剑客也是人,挨打也疼,脑袋掉了也没命,多少杀人如麻的恶霸,最后被判死刑的时候泪流满面,吓的尿裤子,嗷嗷哭的不在少数,因此无名奉劝大家,一定要奉公守法,别做伤天害理的事,很多时候不是不报而是时辰未到。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房思山丢下一句至理名言,转身离去。

老少英雄纷纷告辞离去。

望着远去的房思山、刘鹤轩等人,竺亭风若有所思,忽然竺亭风把头一抬高声问道:“房少侠,各位老少英雄你们落脚在何处?”

“华阳县聚缘客栈。”远处传来房思山洪亮的声音。

竺亭风迈步来到相腾冲面前,双眼露出诡异的笑容。

相腾冲看了一眼竺亭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预知后事如何,我们………

情趣用品,延时产品,各种都有,添加 微信:yztt15 备注:情趣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545044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995.com/15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