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岳母(纪实散文)

忆岳母(纪实散文)

岳母

(纪实散文)

8月是我的伤心之月。

8月里,我没了父亲。

8月里,我失去了岳母。

8月,就这样常常让我泪流满面。

今天是8月26日,是我岳母大人的周年忌日。

去年8月5日,岳母从沙发上滚下来,住进了医院。头几天,岳母的病情还有所好转,似乎能在医院的走廊里慢慢行走。那天,她还满怀希望地要求出院。可是,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她却又快速地滑入到痛苦的深渊,步入她的人生终点。

医生说,老人家的脑部血管,百分之九十以上全被堵塞。

倒下去的岳母,就再也没有爬起来。

她日复一日地走向昏迷,走向垂危。

和我父亲一样,岳母从发病住院,到遽然离去,前后只用了21天。

2021年8月26日傍晚,岳母被运回老家。不过半小时,她就溘然离去。

岳母用她89年的光阴,谢幕于这个人世间,诀别于她的亲人们。

认其为母,前后三十一年。往事如烟。

细细地思量,串连起来,便是一串珍珠。值得我万般珍藏!叫我永世难忘!

一、为了同一个人的幸福

对我来说,认识岳母,要早于认识我妻子。

主要还是得益于我的外公。

外公是个乡村锁呐手。哪家有丧事,他大多在场。腮帮子一鼓,“呜哩哇呜哩哇”地吹起来。既高亢,又悲催。外公可以一个调子吹上十几遍。不换气。所以,外公就能行走于四邻八乡。

外公早就和我岳父结为兄弟,对我岳父家的情况也是了如指掌。

外公曾数次对我父母说:陈家有个妹子,人漂亮,性格好,懂礼节,又勤快,谁家能娶到她做儿媳妇,真是一辈子的福气!

我读银行学校那两年,都要去乡政府门口候车。从老家到乡政府,要翻过几座高山,走上十几里山路。

卖车票的人,个子高高大大,是个抗美援朝回来的老兵,很不好说话。他常常习惯于坐在我岳母那个小南杂店里。所以,我只能通过外公嘴里的这个非亲“外婆”,把难以买到的车票弄到手。更何况,这个非亲“外婆”,又还是我初中一个女同学的母亲呢!

我钻进这个非亲“外婆”的小店里,向她自报家门说:外婆,我是野老溪那个吹锁呐的连众的外孙呢!

她好生听了听,终于想起来了,脸上立刻表现出一番惊喜。然后,就从店里抓出一把糖,塞给我。又是搬凳,又是倒水。

卖票的那家伙,终于看清了我的情况不一般了。刚才,我在祠堂那边,追着他买票。他鼻孔嗡了个嗡,说是没有票。

没有票,我怎么能去怀化呢?没有票,我怎么能准时赶到长沙读书呢?

我在商店里面的厨房里,终于向这个非亲“外婆”说出买不到票的事。她立刻就明白了。

只见她支起一根烟,快速走向那个卖票人,客气地说:老杨啊,这是我外孙呢,穷天的,他要买张票去怀化。

那个向来把脸扳得像削了一般的卖票人,脸上顿时有了喜色,他说:向姐啊,你就不要蒙我了!穷天那个地方,你怎么会有外孙呢?

非亲“外婆”说:你就不要问得这么细了,今天你不卖,也得卖!

自从认了这个非亲“外婆”后,那个抗美援朝的老英雄也就对我另眼相看了。

后来,我参加工作又在铁坡,我经常从这个非亲“外婆”的店门前路过。我常常将物品寄放在她店里。有一次,她看到我那把四指宽的小算盘时,好奇地说:哎嘉了!你这算盘,怎么这么小?!

我说:这是学校里发的,用习惯了,所以就一直带在身边。

那时候,我在铁坡营业所搞会计。在我心里,搞银行工作,如果算盘打不好,就太不应该了。所以,算盘就成了我的钟爱。我企图用那把小算盘,改变我的工作处境。

非亲“外婆”或许是看到了我的雄心壮志,对我愈加热情了,还留我吃过两次饭呢!

和妻子相识,是在1990年暮秋。

那时,我已调到城里工作。

那次,我出差到铜鼎乡

坐着长途客运汽车,路过故乡新建乡时,在非亲“外婆”的店门口,上来两个妹子,都是长发飘飘。

其中一个,简直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但见其丹唇外朗,皓齿内鲜,瑰姿艳逸,仪静体闲,举止有度,美若天仙!

我知道,那个美丽的仙女,一定就是我同学的妹妹“小陈”了!

以前,对这个“小陈”,我倒是听我外公夸赞过多次。

那天一睹芳颜,只恨闻名不如相见了!只觉得精移神骇,忽焉思散!

原来,那就是爱情!那就是姻缘啊!

……

终于到了要上门叩认岳父岳母的时候了!

可是,昔日的非亲“外婆”却一改往日的喜色,表现出一副忧心忡忡的神态来。

我想,是不是外婆转变为岳母,让她难堪了?

小陈却偷偷告诉我说:她妈不大同意。

再问。

说:不是说你人不好,主要是觉得你家在山旮旯里。

我是穷天山水郎。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啊。

既然岳母大人不大同意,这就有点难办了。我陷入到深深的苦恼之中。

知难而退吧,我又欲罢不能。

还得感谢我的岳父,是他让我化险为夷。

岳父是乡政府的领导,他的眼光看得比较长远。

岳父说:看人不能只看出身,还要看他的人品,看他对工作的态度。

岳母叹着气说:前一个女嫁到乡里,这个女又要嫁到山湾湾里,这怎么得了!

也许是岳父的观点改变了岳母的态度。吃饭的时候,岳母给我夹菜,还笑眯眯的。

我也不知道,那次,我竟然有那么大的勇气了。我对岳母说:外婆,小陈是你的女儿,你爱她,我也爱她。我会对小陈好一辈子的。我虽然是穷天人,但我以后生活在城里。我不会让小陈受苦的,你就放心好了……

这时,我看到她流泪了。她背过去,擦拭着眼泪。

许久,她侧过身来,对我说:我不反对了,只要你们两个人好,就行了。

为了岳母这句话,我得好好付出一辈子。

其实,我和岳母,都是在为同一个人的幸福而思量着。

感谢岳母给了我这个为幸福而奋斗的机会!

二、小干鱼与荷包蛋

岳母不仅是个能干人,更是个美食家。

什么食材在她手里一调配,一定会整出一道美味的佳肴来。

我最爱吃的,还是岳母做的小干鱼和荷包蛋了。

未认识小陈时,我曾在岳母店里吃过一次小干鱼。那应该是我讫今为止,吃到的最好美味了。

鱼是溪里那种白肚小鱼。熏干之后,肤色黑黄黑黄的。

岳母先是用油煎,然后用酸辣椒炒,再配些芹菜、蒜泥之类。真是满口流香啊!

或许是岳母早就察觉到我喜欢吃她做的小干鱼。于是乎,岳母家常常备了些小干鱼。

每次去看岳母,她就会笑盈盈地拉开厨柜门,对我说:才买来的小干鱼,都是溪里的鱼呢!

鱼在我眼里,都只是鱼。但在岳母眼里,可就不一般了。她能一眼认出鱼到底是活在溪里,还是活在田里、山塘、水库。岳母说:买干鱼呀,就要买那种溪里长大的鱼,不只是干净,鱼的肉质也不一样。

我喜欢上岳母做的荷包蛋,也是一次偶然机会。

那次,我去岳母家,坐定后不久,忽然来电,临时有事,只得匆匆离去。

岳母却执意留我吃了饭才走。

时间紧迫,岳母顾不上做其他的菜,她给我煮了四个荷包蛋。

岳母做的荷包蛋,不仅好看,更是好吃。

四个荷包蛋,静静地躺在大碗里。四周绾绻着一层灰衣一般的蛋清物,像朵朵云彩,飘浮着,泛着油光。细碎的葱花,像星星,点缀着。蛋体白嫩,呈金元宝状。咬上一口,里面的蛋黄,香甜可口。那汤呢,更是爽口,润喉,暖胃。

我吃得如同吃水饺一般干脆。贪婪而又豪畅。

岳母站在身边,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

自此以后,我的食性,岳母如数家珍。

看来,我已经成了岳母真正的孩子。

在以后的日子里,每每看到鱼,我就会想到岳母;每每看到鸡蛋,我就会想到岳母。

我生活在岳母带给我的口福里!

三、电饭煲按了吗?

那几年,在农村生活的二内兄,一直在浙江打工。他一年难得回来几次。

新春过后,二内兄又要奔赴浙江,他在岳母的城市住房里住了一天。

二内兄买的火车票,是次日凌晨三点多钟。

那晚,岳母基本上没有睡。她要给外出打工的儿子准备一顿饭菜。

本来,二内兄是不让母亲半夜里起来做饭的。岳母却说:那怎么要得呢?娘给儿子做饭吃,是天经地义的事!再说,火车上的饭菜,像猪潲一样,不好吃。

半夜里,岳母悄悄爬起来,掩上房门,她独自一人在厨房里忙活。

或许是岳母太在意儿子的菜肴了,等时间快到时,招呼儿子起来吃饭,这才发现:电饭煲里,仍是一锅米水。

原来,岳母忘了将那个开关按下来。

离上车的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饭却还是米。

二内兄只得吃了些菜,然后将菜打包,装进行礼袋。

夜幕下,看到儿子匆匆出门,岳母当场就流了泪,她感伤地说:真是害死了!我怎么就忘了按那个开关呢?我真是不中用的人了!

那回,对岳母的打击很大。她没能让儿子吃到她亲手做的送行早餐。

在以后的日子里,每每提及此事,岳母都要捶几下胸,怪罪自己老半天。

后来,每到做饭时,岳母都要躬起身子,反复检查电饭煲的开关是不是按了。即使显示灯是红的,她也要重新按几下。

电饭煲按了吗?

——这是岳母时不时要问的一句话。

每次听到岳母这句话,我就能感受到一种爱,像无形的网,牢牢地拢住着我。

我们生活在岳母的百般慈爱中。

四、挂在柳枝上的钥匙

岳父的住房所在地,还是被人征用了。

几年下来,那里就成了一片废墟。

岳父岳母搬到不远处的一个山坡上,与内弟住在一起。

只要天气好,岳父岳母就会慢腾腾地走下山坡,来到原来的住宅处。他们怀念着曾经的房屋,怀念那过往岁月。

岳父岳母就是我们的家。他们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们要归的家。

这以后,每次去看岳父岳母,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轻松了。我们要爬那个山坡,要出一身微微的细汗。

山坡上的房屋,倒是整齐地排列着。那里,树木林立,鸟声上下,阴阴成韵。房子的过道上,还种了几棵柳树。我们大多会抄近路走,因此,会常从那几棵柳树下面经过。

那次,我去看岳母,看见那棵柳树的枝条上,系着一串钥匙,亮晶晶的。微风吹拂,摇晃不已。

我甚感好奇。

陪岳母出来吃米粉时,路过柳树处,岳母却停住了脚步。她望着那串悬挂的钥匙,自言自语地说:这钥匙,怎么还没人来取呢?

我问:这是谁挂的?

岳母笑着说:是我挂的呢!我在前面捡到的,也不晓得是谁丢了这串钥匙呢!没有钥匙,怎么进屋呢?

岳母那颗为人着想、顾及他人的慈爱之心,真是日月可鉴啊!

后来去看岳母时,那串钥匙却不见了。

或许,它已回到了主人身边。

岳母去世以后,有人将那棵柳树砍掉了。

但不管怎样,柳树、钥匙、岳母,已经成了我心中最美的风景,永远也抹不掉!

五、挽留、挽留、再挽留

在岳母离去的前两年,她最大的变化,就是记忆力衰退。

这也许与她的脑动脉严重堵塞有关。

岳母是很注重自己的健康的。内弟的住处,离医院很近。每每头晕了,岳母都会想办法去看医生。

她常常一个人去医院。医院里的张主任、马主任、刘医生、王医生,她都熟悉。

岳母常常对我说,她不想死,她还想多看看我们,看看自己的儿女。

脑血管日复日地堵塞,让我的岳母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还好,我后来每次去看她时,她还能认出我来,表现得像个可爱的小孩。见我进门了,她两手搓了搓,然后就鼓起掌来。嘴里高兴地说:崇德来了!哈哈,崇德来了!

岳母最喜欢的文娱活动,就是打麻将。我一去,她就走进房里拿钱包,然后吆喝着打麻将。

我虽然知道打麻将,但我从不和外人打,唯独岳父岳母除外。我们一旦相聚,只要条件允许,就会立刻坐上桌。嘻哩哗哪,高兴得像过年。

说实话,岳父岳母的麻将技术,确实都要高于我。只要他们两老高兴,我愿意奉陪到底。

岳母的病情趋向严重时,她与她心爱的麻将日加生疏了。

岳母是个勤快人,内弟家的客厅、厨房,她时刻都在光顾着。不是扫,就是抹。一天有好几遍。

岳母后来养了几盆水仙花。她时时浇水,剪枝叶,分盆。打理得翠翠绿绿,生机勃勃。

每次看望岳母,对她来说,简直是一件高兴到了极点的事。

她时不时问我的行程,嘱咐我一定要多住几天。

我说:妈,我还要上班呢,不能住久了。

这时,她才恍然大悟起来,说:哎嘉了,你还在上班欧!我还以为你退休了呢!

岳母的记忆力衰退,反映在她的痴情挽留上。一小时之内,她会说上数遍“别走了,多住几个晚上”。解释之后,她又明白了,理解了。没过多久,她又真诚地挽留起来。

这,也是岳母对我的爱,对儿女们的爱!

如今,岳母已去。一切,都只能去回忆。

岳母是个好母亲!

能成为她的女婿,是我一辈子的福份!

我的岳母大人——向氏,讳名家英。

壹点号 崇德随笔

情趣用品,延时产品,各种都有,添加 微信:yztt15 备注:情趣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545044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995.com/15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