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年华 另类人生

花样年华 另类人生

大凡见过宁静的人都说,这哪里是个小伙子,明明是个浓眉大眼的姑娘嘛。

宁静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宁宁静静的,走在哪里也不张扬,温文尔雅,宛若一个媚态十足的女孩儿。他还特别喜欢照镜子,欣赏自己镜中的靓影,想:我要是个真正的女孩儿也就好了,可以找班里最优秀的男生做朋友。

宁静是爸妈手心里的一颗明珠,晶莹剔透,完美无缺。这样的宝贝儿,爸的爱也就有了偏颇,那就是对他溺爱了。于是,宁静成了温室里的鲜花,美艳绝伦却不谙世事。不过,宁静还是挺理解爸妈的艰辛,一般情况是不轻易像外面的孩子一样要这要那。但爸妈却不乐意宁静生活得不像样,每每看了市场上出现了什么新潮的学生用品,就会精心挑选了,买回来给他,说:“不要落在人家后头,免得被他们看不起。”

宁静生活在安乐窝里,尽情享受着爸妈的呵护与温暖,直到他遇到了大海,才发现外面原来还有一个更加精彩的世界。

大海已经不上学了。这倒不是因为他家贫上不起学,而是因为他家实在太富裕了,没必要上学了。大海说:“念书念书,越念越输。这年头,谁家有钱谁老大,看看哪个念书回家的不是给没念过书的有钱老板打工啊。”于是,大海就离开了学校,期望哪天自创一个公司,好把那些高学历有文凭的学生仔招来,自个儿落个逍遥自在,好好地享受一下人生的快意。

宁静遇上大海是因为中间有个叫“波碧”的网友。宁静的网友有很多,但他最喜欢“波碧”。在他的想像中,一波万顷,碧浪翻滚,这是多少美妙的一种意境啊。就冲这个网名,也不失交这个朋友了。

“波碧”是同城人,所以见面很方便。见面之后,宁静就更喜欢“波碧”了。原来“波碧”是个落落大方的真正的女孩子,念高中。因父母离异,内心得不到应有的家庭之爱,又被同学所瞧不起,所以想在网上找一个能和自己谈得来的人,这样就找到了宁静。

那天他们谈了很多话,不知不觉就是中午了。波碧请宁静吃饭,宁静说,我得跟妈妈打个招呼。波碧便笑了,笑什么,宁静没看出来。说来也巧,那天宁静的爸妈正好有事外出,问宁静跟谁在一块,他回答就自己一个人,爸妈便嘱咐他到哪家饭店去吃,那里的老板是他们的朋友,等吃过了就可以在那里休息休息,反正说了一大堆。宁静安安静静地听爸妈把话说完了,答应一声,便挂了电话。

波碧把宁静请到一家门面不大,但装饰颇新潮的小饭店里,一面又打了一个电话,说是给宁静介绍一个新朋友。那个人出现了,就是大海。大海很魁伟,看到宁静了,便跟他握手,说他真不敢相信这是握着一个男孩子的手啊。便笑着坐了,一边从容地点了菜,一边给他们撒烟。宁静摇摇头,说声“不会”,便听大海笑着说,男孩子嘛,要学会抽烟的。那边的波碧也说是呢是呢,不抽烟没有男子汉气概。

宁静吃惊地看了一眼波碧,感觉她怎么跟刚才就不一样了呢。波碧说,没什么啊,现在女孩子都在抽烟的。于是接了大海的烟,点了,喷喷地抽了,挺潇洒的样子。

宁静便后悔跟她在一起,他可没有想到波碧会是这样的女孩子。但他没有马上离开他们,因为他忽然想去改变一下这个可怜的女孩儿,一个没有温馨家庭关爱的女孩儿。刹那间他觉得自己长大了,有了一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要去保护她,关心她,让她从大海这样的人身边走开,不再接受那种毒害。

宁静那天没有多说话,只是浅浅地吃了点东西,跟大海虚虚地接触了一下,便悻悻地离开了。宁静的心从此再也不宁静了,他的心海波涛汹涌,澎湃激荡。一个人,一旦为了某个人动了情,有时是很可怕的。宁静就是这样人里的一个。

他从此淹没在波碧的生活之中,为这个只见过一面的女孩子深深牵怀。波碧成了他的第二个港弯,对于她的请求,宁静几乎有求必应。而有求必应在某些时候并不见得就是一件好事,比如宁静对波碧,他在无知的关爱中,每一次对波碧的关爱都是一次更加严重的伤害——波碧其实已经在吸食毒品了。他对波碧的每一次物质上的支援,恰好命中了波碧的吸毒之靶。

有时候,一个人想离开一个人很难,即使他真的该离开这个人了。宁静在得知波碧真实情况后,没有离弃她,没有鄙视她,而是更加离不开她了。一种虔诚的信念告诉他,他可以成为波碧的拯救者。

波碧的每一次哭诉都是对宁静的一次震撼,他不能看着雨打梨花般的波碧再遭苦风凄雨的摧残。

远离那些人吧,波碧。他说。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仿佛自己不是一个高中生,而是一个历经风雨磨练的汉子。

可我离不开大海。波碧说。

是他害了你,你还这样说。宁静有点不平,有点气愤了。

他是我受伤时第一个关注我的人……波碧哭了,很伤心。请你离开我吧,跟我在一起,你会被毁了。

我是金刚葫芦娃,经得起考验。宁静说。

那你能陪我抽根烟吗?

这——宁静看着波碧,实在想不出这是为什么。但他却中了魔一样,接过了那颗从此改变他命运轨迹的“潘多拉”。

……

他们三个人被警察抓住的时候,正沉浸在毒焰带来的兴奋中。

是我毁了你。波碧内心的愧疚无以自掩,她抓住宁静的手,要他打她的耳光。

宁静没有动,看着波碧,仿佛在回味着什么。

波碧自己扇着耳光,把脸也抓破了。宁静心酸地把她搂在怀里,一任她的眼泪在自己身上尽情地流淌。

宁静的爸妈这时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之前只是一味地挣钱挣钱,仿佛钱真的是万能的。如今儿子出事了,他们才发现,钱这个东西却是多么无用啊!

宁静在那个地方再没有拿爸妈的一分钱,他想通过自控来达到拯救自己的目的。大海给他传来信息,说波碧那边想要钱。

她要钱干什么?宁静问。

不知道。大海说。

你为什么不给她钱呢?你不爱她吗?宁静问。

爱?这年头还有爱?大海反问。

宁静便不言不语了。

晚间里,一个粗野的大块头四下里骂娘。说戒毒所里没人权,连一个人正常的生理发泄都不能满足。看人家美国,都有监狱宾馆,夫妻两可以心情地享受人生的快乐,那可是对人性的呵护……他忽然看到了宁静,问他是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个小哥儿们。他把手搭到宁静的臂上,说这分明是个姑娘嘛,怎么到我们大男人的地盘上了。大家跟着他大笑起来。宁静被笑得害怕了,想往后边躲一躲。但后面的人仿佛一堵墙把他逼了回来。

大块头捏了捏宁静的下巴,开始吻他。宁静在慌乱中走投无路,一任那个流氓糟践自己。

没什么。一个声音传来,到这里了,我们大家都不是人了,别他妈的不好意思。

宁静屈服了,开始了屈辱的“鸭”生活。但他说,你们得给钱。

魔鬼们狞笑着,把一些钱放在床上,忽然把他按倒在地板上……

宁静的钱转手到了波碧的手里,波碧不知道这时候要钱还有什么用。但这是宁静传来的,那就存起来吧。自从走进戒毒所,她就在忏悔。自己下十九层地狱也罪不可赦,把宁静也搭起来,下一百层炼狱也难以赎罪啊!

当明媚的阳光再次照到宁静脸上的时候,他才感觉到了自由的味道是多么美好。他找到了波碧,看到波碧那张清纯的脸已满是沧桑。

这是你的钱。波碧说着,把那张卡递在宁静的手里,同时告诉了他的密码。

这东西我们家里有的是,你都拿着吧。宁静说,又把那张卡推了过来。

咱们一块儿走走吧。波碧挽着宁静的手,两只手便把那张卡拈在了中间。

小城的夏日很明朗,艳阳充满了大街小巷的角角落落。人工湖堤上,宁静和波碧缓步行进着,漫无目的。岸边的垂柳就像一道厚实的绿墙,使得两个身影时隐时现。人工湖的水清澈透明,映衬着各种物事的倒影。一只小小的游船划过来,那片越扩越宽的波纹于是扭曲了湖面上的一切,包括宁静和波碧的倒影……

情趣用品,延时产品,各种都有,添加 微信:yztt15 备注:情趣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545044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995.com/159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