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对象是为了爱,不是为了宅斗,有的事情人要早点放弃

找对象是为了爱,不是为了宅斗,有的事情/人要早点放弃,

不要恋爱脑

不要妈宝男

不要花心大萝卜

不要所谓的老实人

不要找不爱你的

不要找城府太深的

不要找太能装的

要理智点,不要恋爱脑,为了爱人忍气吞声

摘自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摘自网络小说《偷情宝鉴(h)》

"成婚那么多年,你第一次在我面前显露真性情呢……为什么?为什么你一早不拒绝我?你如果一早拒绝我,早早同我说你不中意我,我必定不会嫁过来,你骗了我那么多年,算计了我那么多年,我只算计了你一回,难道便过分了?"

从来都是自己温和谦恭的模样,从来都是李姚姚在自己面前咄咄逼人,不可理喻,今日却竟然倒过来了,男人只感觉有些茫然,只有些发愣地看着眼前的美妇人,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该拿她怎么办才好?忽然之间,他觉着自己忘记了柳媚儿这个女人的存在,眼睛里只剩下这个脸色发冷的美人。他……到底在做什么?!

“你知道吗?我自小便没了阿娘,阿爹又宠着别的女人,护着别的女人生的女儿,我什么都没有……十四岁那年,在花朝节遥遥一见,我心里头只有一个念头,钟意这个少年,我钟意他我便是除了他谁都不嫁……"虽然李姚姚已经告诫过自己不应该再为这个男人落泪,可她还是忍不住落下了两行清泪,不为眼前的男人,单单是为了自己错付多年的青春,从十四岁到如今的二十六岁,她为了这个男人浪费了太多太多。

“你……"不知为何,自己本来就不爱她,同她只不过有个女儿维系着而已,可是第一次见她如此脆弱模样,男人却忍不住心中一痛。"你……你如此跋扈嚣张,哪个男人受的了……"对,都怪她,那样嚣张强势,哪个男人不喜欢自己的妻子是个温柔善良的娇弱美人的?就像柳媚儿那样的……才是为人妻的典范,对,他就是不爱她的性情,便是她再美再好也无用!

李姚姚却没有理会他说的,只自顾自说着话儿。"阿娘刚离开没多久,阿爹的女人就打算把我弄死了,把得过痘疫的乳娘的衣裳放在我的衣柜里,是陛下拼命让太医保我一命……可惜我那时还小根本不晓得什么叫收集证据,始终拿不到薛姨娘的把柄,再后来……”

难道你在母家过得不好就该把怒火都撒在我们家吗?你知不知道你多少次把我的母亲气病了?!"

呵呵,气病了,哈哈气病了……那你知不知道你那慈爱的母亲私下里让你的通房给我换避子汤,让你的表妹把我的坐胎药换了……还有玉姐儿为什么胎里带着弱症,你自己去问问老爷子跟前的管事,这些都是谁挑唆的?还有君尧……也没有了……"想到这个好容易成型了却流掉的男胎,美妇人只哀伤地看着烛光,那天也是我的生辰,你去了晋国通商,临走前我怀上的,结果好容易在肚子里呆了五个月……被你那慈爱的母亲给撞没了……事后他们两个哭着求我这个做儿媳妇的宽宏大量,不要告诉你我怀了又掉了的事……你瞧瞧,你的父母多能装,简直和你不相上下……"当时她是那样爱王元琛为了他们的婚姻才答应下来的……结果,换来的却是男人的背叛

那样的处境,那样的婆母,那样的家庭,我若不跋扈些,我能活到今天吗?!"

为了躲着她,王元琛总是想尽办法离家外出,却不想她竟然经历过那么多,男人一时愣住了,好半天才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从来不是忍气吞声的人……你.….

因为我爱你啊……可惜你太让我失望了,咱们和离吧?"为自己狠狠地哭过一回之后,李姚姚只让秋芒把一早备下的和离文书拿出来。她从来不是个自怨自艾的女人,哭过也就算了,反正她现在只希望能跟阿九在一起,既然王元琛那么喜欢跟别的男人共享女人,自然由着他去了。想到这儿,李姚姚反而越发觉着轻松了。

有些犹豫地看着李姚姚,再看看那和离文书,男人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从未想过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她竟然受过那等委屈,可是却还是冷冷地道:"如果我不肯签呢?"那个阿九算什么东西?男人不觉得她会真的爱一个马夫,只用力抓住了她的肩头。"男人叁妻四妾再寻常不过了,再说了,你永远都是正妻,媚儿不过是……不过是我钟意的人,你们不冲突的……”

“无妨,那咱们去找徐禛理论理论如何?"不爱了就是不爱了,不爱了就是不想在一起了,何必让彼此恶心难堪呢?在李姚姚的威逼利诱之下,王元琛犹豫了大半夜最终还是签下了和离文书,看着曾经深爱自己的妻子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男人有些不知所措,总觉得心头大石放下了,可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而拿到文书的李姚姚却是欣喜非常,虽说还没有把东西都收拾完,却是连夜坐着马车,带着王玉浓一起去了阿九的宅子里。

情趣用品,延时产品,各种都有,添加 微信:yztt15 备注:情趣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545044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995.com/165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