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鹉的寿命一般在多少年虎皮鹦鹉的寿命一般在多少年

鹦鹉的寿命一般在多少年虎皮鹦鹉的寿命一般在多少年

我在阳台上听到的一只鹦鹉在讲话:

“不能杀!不能杀!”

“快起来!快起来!”

“没心没肺!没心没肺!”

之后,又是一阵谩骂声,一个男人急速来到阳台,开始和鹦鹉对骂,这样还不够,他还用着指关节使劲敲打笼子,企图让那鸟吓得跳起来。

然而,鸟还在重复着刚才的话。

我感到好奇,因为一只鸟完全没有被杀的理由,而要是它看到了什么东西被杀,那么这件事就严重了。

那么,那家男主人杀的到底是什么呢?我真想知道。可我又不能敲开他家的门问:“请问您在杀什么?”

对方说不定会恼怒,把矛头指向我,顺便把我给宰了。

还是等等,再听听鹦鹉说些什么。于是,我整个上午都坐在阳台的逍遥椅上喝茶、看杂志,累了就起身转转,洗把脸,困了就歪在椅子上小憩一会儿。整个上午阳光明媚,阳台上的温度差不多二十出头,非常怡人,我就这么听着窗外的车水马龙、鸟啼花落——睡着了。

“别杀!别杀!”又是一阵急促地警告。

这次,鹦鹉的声音很大,直接把我吵醒,我揉了揉眼睛,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起身穿衣服,打算下楼看看。

由于对方在我家楼下,所以我打算走步梯下去。步梯里四下无人,除了绿色的指示灯以外,没有任何光亮的迹象。这被我看成是一种不大好的征兆,甚至让我觉得这是一种警示,警示我不要再逼近事实的真相。

我趴在邻居房门前,先看了看四周,确定其它住户的门并没有开着,并且也没有声音从他们的大门口传出,如果有,那就证明他们要出门,出门时要是看见我趴在别人的房门上一定会怀疑我,搞不好会报警把我捆起来都有可能。

邻居的房门在西户。我正要趴在邻居的房门前,东户门口传来了小女孩说话的声音,听内容是她要拿着皮球下楼去玩儿,还有妈妈在后面跟着,而小女孩先穿好鞋子在门口等着。我立马转身向电梯口走去,奈何已经有些晚了。

“咦?有个叔叔!”小女孩看看妈妈,又指了指我。

“不许那手指着别人,没礼貌!”

这时的我正在低头系鞋带,鞋带是被我解开又系上的。我从没这么认真地对待系鞋带这件事,俨然把它当成了一种制造精致手工艺品的技术训练。我开始想象,如何编好一个我从来都没尝试过的图形。

“呵呵呵。”我憨笑着,略微抬头,对她们点头,她们也是一样,冲我点点头。小女孩还想再看一会儿,但是被妈妈硬生生地给拽走了。

没有直起身给人打招呼,一是因为我在系鞋带不方便;二是我不想让她们这么轻易地认出我是楼上的住户。

当然,不管是楼上还是楼下的住户,住户和住户之间压根不熟悉。除了知道有点面熟以外,基本不清楚对方叫什么、在哪儿工作,甚至招呼都不怎么打。可不打招呼又会尴尬,怎么办呢?所以,你会在电梯里看到四周都是广告,这就是为了人们避免尴尬用的。

我继续趴在房门上听,可这会儿却没了动静。稍后,有一个穿着拖鞋的声音在里面走来走去,还有另一个人似乎离他有点距离,在厨房忙活什么,因为我听到了锅碗瓢盆碰撞的金属声音,我猜那大概是一个不锈钢的盆。

随后,那个穿着拖鞋的步伐越来越快,就好像急着要办什么事情似的。至于在厨房的另一人,则开始操起菜刀剁着什么,并且速度越来越快。

我安慰自己:那只不过是人家在做菜而已,搞不好中午要吃虫草花炖母鸡呢。可是,我思想的另一面又在提醒我绝对不可小觑,对方说不定是在干着什么杀人越货的买卖。许多不可预料的事情都是在看似无妨的情况中发生的。

于是我接着听,电视机里也穿来了声音,对方在看纪录片频道,一听就能听得出来。厨房的那个人也穿着拖鞋走了出来,听声音,有点像是皮拖,那是一个女人,她对客厅的人说:“一会儿就好了,干完了这些,我们就远走高飞。”

男人听后,邪魅地笑,就好像我在电视剧里看到的收了黑钱的县令打算处死悄悄处死一个犯人一样——类似于那样的笑。

接下来,我就不能再听了,因为有人来了,我听到几个人离这层越来越近,是从电梯口传来的,听起来人还真是不少。我连忙躲进了旁边的步梯门里,随后电梯门打开,人声变大,几个人敲开了中间的一小户(一共四户,两大两小),那一户的业主随后开门,请他们进来。

“原来是物业啊。”我摸摸胸口安慰自己。

当我正要走出步梯门时,我看到一个年轻的师傅在门口看手机,那家住户的大门敞开着,似乎是要修卫生间里的什么东西,而人又不能一下子全进去。可能是年轻师傅手艺不精,于是干脆派他在外面放风。

这个时候,我站在这儿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况且,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修好,总不能一直傻傻地站在这儿等着。

肚子饿了,正好早上中午饭一块儿吃算了,我就这么想着。于是,我来到了朋友“键盘侠”开的餐馆。这位名叫“键盘侠”的男孩是我的大学同学,虽说不是一个寝室的同学,但专业一样,我是软件工程1班,他则是2班,两个寝室也相隔不远,所以平时经常互相串门。

我本来对他的事业是很有期待的,因为他学习不错,还用Python开发了不少手机应用程序,其中一个,还登上了安卓平台效率类软件的前二十名,也因此获取了不少收入。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用收入去开了一家快餐店,专卖中式快餐,倒也好吃,可我怎么也想不通他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专业去做这个。

这家快餐店是一个夫妻店,是他和他的未婚妻开的,两个人虽说没结婚,但搭配默契,说是夫妻店也无碍吧?

他家的招牌套餐极其好吃,有干煸豆角,有土豆牛肉,还有海鲜菇煨火腿丝,例汤随便选。我一来,他倒是客气,让我坐下等,叮嘱师傅炒菜时,整得实惠一点,并且是悄悄提醒,这让我觉得这哥们儿实在是够意思。

我在这儿吃饭一般是一个月清一次账,而且是按九折会员卡算的(虽然我没办会员卡),为了报答他的好意,我有时会帮他做一些手机宣传海报,他拿海报发在朋友圈、食客群里,怎么说呢,我也算为这店进一点绵薄之力吧,总不能老占人家便宜。

我瞧他俩没空和我聊天,店内食客如云、座无虚席,我就自己从前台拎了壶茶,坐在电视下面喝着,等着键盘侠叫我的号码。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个民国时期的爱情剧,演技矫揉造作,完全没有民国时期上流社会的礼仪和风格,动不动就是“我爱你你爱我”的,看的人都有些尴尬。于是,我又管键盘侠要来了遥控器,打算调个台。

其它食客并没有在意我这个动作,因为他们有手机看,再说,肯定也不会介意在中午时看看新闻吧。关于这点,稍作解释,我爱在中午看国际新闻,这样生活中也会有个全局视野嘛。

我往前调换着频道,很快调到了本地频道,刚要继续调,播音员正在播报一条关于建设路的消息,说是有一男一女犯了刑事案件,趁夜间出逃了,目前警方正在严防布控,各个高速口、车站都设立了卡点。最后,主持人还调出了犯罪人的一张照片——一男一女,一个穿着花衬衫,另一个穿着皮衣,两个人都戴着口罩。

这使我一下子又回到了刚才所想探究的事情上去。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那两位邻居又在干什么呢?还有,电视里说了,那是刑事案件,会不会就是图财害命之类?要是这样的话,那一男一女大概不会再回到住处吧?

不过,也未必,每当到了这个时候,犯罪人总是会想到一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说不定——说不定他们就躲在……

我为我自己大胆地猜想而感到振奋,甚至有一种“不除祸害不足以平民愤”的心境。那样做的话,我也算是一位英雄了吧?英雄?我长这么大还没当过英雄嘞。

饭菜做好时,我压根没管今天的饭好不好吃,以至于吃到最后,才发觉今天的土豆牛肉里,牛肉用的是牛腱。哟?这小子够意思!

回到小区后,我乘电梯来到邻居的那一层,绕道步梯,又从步梯门来到了邻居家的防盗门前,继续窃听。此时,里面鸦雀无声,却能听到钟摆“滴答滴答”。

鹦鹉没叫,不知道鹦鹉还在不在,会不会是这两个人也看了新闻,然后收拾行囊走了?走的时候还带上了鹦鹉?不应该。他们胆子应该没这么大,现在到处都有卡点,他们不会选择这个时候离开。不过,也不一定,万一他们是躲到朋友家里去呢?

就在这时,邻居家里突然变得热闹非凡,就好像开春的庙会一样。他们似乎都是从某个隔音的房间里走出来的,屋子里人声鼎沸,有哈哈大笑的,也有唠家长里短的,甚至还有说一会儿要去某某某地吃饭的,还有打电话联系生意卖沙土的,我就好奇,这一家到底都来了些什么人?

我决定继续潜伏,继续当“余则成”。我拿出一张湿纸巾擦了擦脸,提振精神。直到那家门开了以后,人陆陆续续走出,有穿西装的,也有穿时装的,还有穿运动服的青少年,甚至还有拿气球的小孩。

男女主人也陆续走出,送客。待客人们全都下了电梯之后,男女主人又转身回来,这时候心觉我这地方好像有什么动静(其实是我打了个嗝),就过来看看。

“那个——”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您也是我父亲的朋友吧?”女人礼貌地问。

“啊——那个——挺不好意思的。”

“不用不好意思,”男人请我进去,“您也来看看老人吧,送送他。”

进去后,我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原来家里正在进行祭祀活动,他们的父辈之前都住在一个村子里,父辈及父辈以前的年代都时兴祭祀、做法事。这位女主人的父亲就在来看女儿的第三天过世了,说是因为脑溢血,还没来得及让医院拉走,先做做法事。

屋子里又是水果盘,又是肘子、烧鸡,什么吃的喝的摆了一堆,屋子里躺着一位老人,穿着笔挺的西装,样子很安详。

我恍然大悟,上前祭拜,然后编了一通瞎话,那些瞎话都是根据他们俩的叙述来编造的。女人说父亲生前当过某某大学的教授,我就说自己给他当过一阵子教学助手;男人说父亲生前爱去北湖广场散步,我就说在那儿遛狗的时候见到过他几次。如此这般,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

哪成想,接下来的事情真是让人惊掉了下巴。

警方后来介入调查,说是有人举报这家在从事“非法活动”。我想,是指的做法事这件事吧?但听人说举报人举报的是这家人在聚众赌博。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警察居然从鹦鹉嘴里撬开了夫妻二人合谋利用药物杀害父亲的证据,还从保险柜里发现了几份保单。

就这样,一切恍然大悟,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鹦鹉不见了,不知道给送到了哪里去养。

这天,我又来到了键盘侠的餐馆吃饭,他对我说,自己最近经常看到一只鹦鹉飞到附近,嘴里还念叨着:“谢谢!欢迎光临!”

鹦鹉的寿命一般在多少年虎皮鹦鹉的寿命一般在多少年

情趣用品,延时产品,各种都有,添加 微信:yztt15 备注:情趣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545044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995.com/169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