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节出生取名张姓(姓张给小孩起名)

今日,为了祭祖我回到了那个让我朝思暮想魂牵梦绕的老家。走了我走过的无数次的路,吹了吹我无数次吹过的风,看了看我那萧条的老屋,还有那充满我儿时欢乐的小河,特别是那颗充满神秘色彩的老杨树,和充满全村人感情的那尊大磨盘,毅然决然岿然不动呆在原地,像是在等待游子们的归来。

我的老家,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山村,这里住着憨厚老实純普踏实能干的我的祖祖辈辈们,他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养育着一代又一代。据老人们讲,几百年前甚或几千年前,一位姓张的军官带领部队打仗路过这里,看到这里有山有水旱涝保收,是一块风水宝地,于是就屯兵住在这里,取名张官屯,不过现在张姓人家很少。还有人说洪洞人路过这里,留下几男几女,后来老繁衍下来,具体情况无从考究。不过,这里写满了我儿时的欢乐,烙下我美好的回忆,离开村子虽然以三十年有余,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回忆愈久迷坚,思乡之情愈来愈烈,今天终于成行。

老屋已不复存在,以前有几堵残垣断壁,由于乡村提升改造,这里变成了空荡荡的一片平地,看不到一点点儿时的模样,站在空荡荡的田野里,四处收寻儿时的记忆,差一点掉进去的那口老井已被填平,曾经的饲养院已变成了住户那尊像是在岿然不动,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的那口大磨盘,像是在诉说着这里的风风雨雨,又像是一座灯塔,生怕游子找不到回家的路。这口大磨盘,曾为我们村立下了汗马功劳,听老人们讲,古时候全村经三分之一等人口粮都是经过这口磨盘一粒粒碾成面粉,特别是三年自然灾害,榆树皮,草根等凡事能吃的东西都被人们挖了出来晒干,在经过这口磨盘的精雕细琢,填进了人们的肚子里,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包括我的祖父母。到了我们这一代,碾盘又赋予了他新的使命,变成了我们儿时的席梦思床,儿时的我们,男男女女,整天鬼混在这里,捏泥人,洗碗筷,反正过家家的一切家当都是从这里生产出来的,累了,小两口变双手抱着脑袋,面朝天,并排躺在碾盘上,看蓝天下的白云轻轻掠过,共同畅想这个家美好的明天。

村西头的头道河,二道河,三道河,是我们村的三条大动脉,现在虽还存在,但水流量已很小很小,且已面目全非。儿时的头道河,是我们天然的澡堂,自然的滑雪场。夏天一到,这里就变成了我们欢乐的天堂。头道河的水不深,刚好淹没小腿,这里的水清澈透明,河岸边长满了青苔,青苔藏着许许多多的小鱼小虾,还有小青蛙,五黄六月的时候,我们成群结队,挽起袖子,唰起裤腿,崛起屁股,开始了我们的抓鱼大扫荡,抓鱼前先在岸边挖一个坑,从河里舀一些水倒进去,变成了我们的养鱼池,然后我们冰封几路前后围追堵截,把鱼群包围在一处,稳,准,狠,快,双手连水带鱼泼到岸上,失去水的鱼儿只能在岸上束手就擒。到了中午时分,我们的战理品已收获颇丰然后在岸边捡几块石头,搭建起一个灶台,把事前洗好的油漆桶加强在灶台上,一个做饭的灶台就这样形成了。然后把早已分工好的,各自从家里偷出来的油盐酱醋倒进锅里,架起野外拣拾的柴火,在空旷的田野里开始了我们的野外用餐,随着炊烟冉冉升起,夹杂着锅里汨汨冒着的水蒸气,那香味和着烟味混合着,还有那不时被烟呛着的眼泪味,混合着进入了我们的味觉,就是这种味道的水煮鱼,还没熟透就已被我们急不可耐的一群饿狼,拿着树枝作的筷子,三下五除二的瓜分掉,水足饭饱《其实根本没吃饱》后,脱光衣服,扑通扑通,像一条一条泥鳅,麻利地跳进河里,弯下腰徒手从河底下挖出一堆沙子,挖出一个浴池,再把沙子堆成枕头然后躺进自制的浴缸,仰面朝天,头枕在沙枕上,任凭河水从身上缓缓流淌,时不时把身边的沙子敷在身上,不时用手搓一搓,那沙子就是我们天然的沐浴液,无色无味绿色环保,把我们的汗臭味一扫而光,什么后来的洗浴类产品,在他们的面前黯然失色。泡完澡后,躺在热乎乎沙滩上,闭上眼睛,啥也不想,尽情享受阳光的照射,睡上一觉,那个美呀,无与伦比。到了冬天,我们用自制的滑冰车,进行了一场又一场的比赛,,虽然手冻僵了,脚冻麻了,甚至耳朵冻出了辱疮,但那个热火劲丝毫不减,不争个你高我低绝不鸣锣收兵。那时的我们,真的是野,也得要命,但也野的可爱。

还有那棵充满传奇色彩的老杨树仍然健在,仍然屹立在村的正中央,只是看上去有点颓废,有点萎靡不振,树杈也少了不少。听村里的老人们讲,这棵树已经有四百年的历史了。这棵树有十来米高,但很粗壮,有五六个成年人手拉手也不一定能抱住,树底下有一个很大的树洞,足够一个成年人钻进去,这棵树,对于我那淳朴善良的祖祖辈辈来说,有着神秘传奇的故事。据说,这棵树里住着一位大仙,每年的年儿三十,树头上会出现一盏神灯,筒体透亮,只出现几分钟,《不过我没见过》,等出现的时间越长,预示着今年月丰收,反之则不然。后来这棵树权从哪个方向断裂哪个方向的就有一户人家的人非正常死亡,应验了两三次,吓怕了善良的人们,于是乎,树下的四面八方摆满了供品,人们争先恐后地祭祀,乞求树神保佑他们平安无事。后来再也没听说过类似的情况发生。再后来,这棵树比较粗壮的树杈中间长出了一颗小榆树,好奇迷信的人们赶紧在树杈中间填士施肥,现在这颗小榆树也长高了不少,这更加给这棵老杨树增添了神秘的面纱,其实这只是一种自然的嫁接。那时的我们可不管他神不神,或东倒或西危,我们一群小流氓,成大人不注意,一不留神,或钻进树洞,或爬上树梢,有时在夜晚爬上树梢拿着手电筒,或明或暗扮鬼脸,有时钻进树洞里,趁路过的女人或小孩不注意,突然钻出来,吓的女人或小孩或哭或跑,或抱头鼠窜,而我们却捂着嘴巴悄悄地笑,对村里的成年男人我们可不敢,因为那样我们会挨揍。现在村村通油路,但这颗树仍然横亘在大路的中央。

村的北头就是我的小学校,现在已经人去楼空了,学校的一半儿已变成了住户,另一半儿变成了现在的天主教堂。我的教室变成了那户人家堆放杂物的地方,院内杂乱无章,鸡鸣狗叫,好像是不欢迎我这个陌生人的到来。这里是我人生的起点,在这里,我得过奖章,当过班长,受到过老师的夸奖,也得到过老师的批评,在这里,懂得了做人的道理,也陶冶了我的情操。在这里,我懂得了五讲四美,也接触了马恩列毛,,在这里,我学习了雷锋张海迪,也知道了八角楼的故事,懂得了共产党为人民,也知道了学习的重要性,更懂得了汗滴禾下土和粒粒皆辛苦,知道了长征,也知道了北京和延安,我的人生从这里起步。

夕阳的余晖已染红了天际,屋顶上的炊烟已袅袅升起,耳畔又响起了母亲呼喊孩子们回家的声音,儿时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仿佛我从来不曾离开过。

情趣用品,延时产品,各种都有,添加 微信:yztt15 备注:情趣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545044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995.com/1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