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振和白洁在酒店(白洁与赵振l)

赵振和白洁在酒店(白洁与赵振l)

第206回 女老板白洁

当年刘景春冯喜搞对象时,正是讲究家庭出身的时代,出身越好学体面,在单位越能得到重视,也就越能找到好的对象。那时讲究出身最好的,就是革命干部家庭,也叫做“革干”。

刘景春在追求冯喜时,对她说自己家庭出身是“革干”,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有个瓦工也在追她,据说家庭出身是“革军”,即革命军人。“革干”对“革军”,当时也算得上不分伯仲、势均力敌。

后来,冯喜到刘景春家里,看见他父亲正在给邻居做大衣柜,便问:“你的出身不是革干么?怎么你和咱们一样,爸会干木匠活?”

他当时无言以对,只能耍赖:“现在干什么都是为革命,都应当是革干。”

这事都过去几十年了,他不知道她又提起做什么。

冯喜说:“你没想过么?顺子现在的岁数,就是当年咱们的岁数,你那时喜欢虚荣,为什么他不能喜欢呢?”

他知道她想说什么了,问:“顺子是不是不喜欢卖旧货?”

“那当然了。”

“你怎么知道的?”

“他对我说的,说是不敢对你说,也让我先别告诉你。”

“其实这有什么啊?现在干什么不是干呀?挣钱就行了呗。”

“你这么说不行,你是过来人,什么事情都想开了,看开了,但他还年轻,又是乡村人,想事看事哪能和你一样?就和当初你追我一样,为啥不说你爸就是木匠?不说能挣钱不就得了么?”

刘景春不言语了。

冯喜接着说:“有一个道理你可能不理解,城市就是城市,乡村就是乡村,无论时代怎么变化,只要农民还种地,就永远摆脱不了对城市的向往,

对城市人的羡慕。所以啊,顺子这次来,在咱们看没什么,在老家村里可是不得了的大事。许多人都传他干这干那,但来了你让他干卖破烂这事,他心里能好受么?”

“咱这买卖是红木家具店,也不是卖破烂啊。”

“话是这么说,但你商店的地方,就是旧货市场,早在乡村人嘴里,那就是收破烂,没人给你去说好话,我老家的事我知道,甭说别人,我弟弟一家子,就不定说什么呢。”

刘景春是个明白人,听她这么一解释,心里也确实明白了一些。当初在单位上班时,原本他不是十分想离职,就是因为有人总嘀咕他,用他与冯喜结合的事情奚落他,让他很伤自尊。所以嘬着牙花子,说:“咱们这才叫烧香引出鬼呢。你说这事可咋办?”

冯喜说:“先干着吧,看看发展再说。我问过他想干啥,他说他有驾驶证想开出租,不行以后有钱了,干脆就让他去开出租。我跟他说了,现在不行,开出租光押金就五六万,你姑父没钱。”

刘景春一听这个,立即说道:“不行我就去借钱,让他去开出租得了,省的与彩蝶牛蹄两瓣子,商店也给搅和乱了。”

“你现在先别说, 顺子心里本来就够烦了,如果咱们再激怒他,别弄出点别的事来。”

“我就想不出来,你说有吃有喝,也不让你搬山,有什么可烦的啊?”

冯喜看了他一眼,叹口气说道:“事到如今,我们家的事也应当让你全知道了,也别用瞒着你了。”

冯喜说,顺子的妹妹小花是捡来的,由哥哥嫂子抚养大。长大后哥哥对透露过,说将来让小花嫁给顺子。这事两个年轻人都知道,在生活中自然就相互留意,已经有了感情,只是都没挑明。

小花有个同学很喜欢她,从上学时就死追,她不乐意,觉得那是个纨绔子弟,不靠谱。但那家托人找到了她嫂子、也就是顺子妈说媒,顺子妈倒很乐意,因为看上那孩子父亲是副镇长,家里有钱。她的打算是小花要嫁给他,可以收到一笔丰厚的彩礼。在她看来,自己抚养小花多年,这是应当的回报。

小花因为心里有了顺子,一直对这个事情抵触,死活不答应这门亲事。就在顺子来北京的那天晚上,小花万念俱灭,用刀片割腕自杀,幸亏被人发现送医院抢救,最终才保住了性命。

“顺子也是傻逼,他要喜欢小花,早点直接说不得了么?”刘景春听完起急,因为一直听冯喜说,顺子出来是因为不愿意娶自己妹妹。

“我问顺子了,他说他怎么说啊?众目睽睽之下,哥哥追自己的妹妹,不让人家笑话么?”

“现在不是有手机么?用手机微信聊啊?还用亲自张口去说么?”

“顺子说他暗示了,并且不止一次暗示,但小花始终没反应,他也没法去直接挑明,说不知小花心里咋想的,挑明要是遭到拒绝,那个家就没法呆了。”

刘景春叹口气,心说这也真不能赖顺子胆小软弱,朝夕相处几十年的妹妹,贸然跟人家说恋爱,万一小花那里炸了,他就有“乱伦”之嫌了,到那时小花可能就嫁不出去了。但他又不明白,既然小花你喜欢顺子,也看出顺子爱你,怎么就不敞亮的接受他的爱意,非要走到“自绝于人民”的地步呢?

不过尽管刘景春恨铁不成钢,听了冯喜的介绍,他对顺子也产生了怜悯之情,决定无论他表现咋样,先让他在商店呆着,等以后他心情平静下来,再给他安排去开出租。至于彩蝶看不上顺子,他想先去劝说一下,让她宽容宽容,先对付着干。

不料还没容到他对彩蝶说,在顺子身上,又发生了另外一件大事。

这天,刘景春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个女声,问:“你是刘老板么?”

“是,你哪位?”他问。

“我是白洁。”

“白洁?”

“对,就是市场对面春来饭馆,我是那里老板,你来吃过饭。”

刘景春知道是谁了,脑子里立即浮现出一张白白的、圆圆的、充满性感的俊俏面孔,他曾经想过,这种女人就是让男人看了,容易想入非非的女人。

“奥,你好,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顺子跟我说的。”

“奥,有事么?”

“有点事,你说话方便么?”

“稍等啊,我把车停下,”他把车开到安全处挺稳:“你说吧。”

“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让顺子到我这里干来,你看行么?”

刘景春问:“你怎么知道他干过厨师?”

对方“咯咯”的笑了,说:“顺子是我这的常客,我们俩比你还熟。”

“他同意跟你干么?”

“当然同意了,不过说得看你同意不同意,他让我给你打电话,说怕你揍他。”

“我哪有那么厉害啊?这样吧,我回去与他姑商量一下吧,完事答复你。”

放下电话,刘景春感觉很奇怪:彩蝶明明说这个饭馆女老板,追到店里要顺子吃饭记账的钱,怎么突然又提出让顺子去她店里干呢?这从情理上说不通啊?

回家以后,他把这个事对冯喜说了,冯喜去问顺子,顺子果然同意去那个饭馆干。既然如此,刘景春不好说别的,也就同意顺子去了。

之后,又一件事的出现,让刘景春更是感到蹊跷:彩蝶曾经说过,自家的宣德炉摆在摊上,让顺子看摊时莫名其妙丢失了。为此,他还特地去市场抓了一个还她,但她没有要,说是和她家那个不是一种东西,她家那个是真的。

但顺子走后,刘景春无意中发现,那个香炉又重新摆到了摊上……

(待续)

情趣用品,延时产品,各种都有,添加 微信:yztt15 备注:情趣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545044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995.com/4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