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嫁王爷知乎免费阅读(再嫁王爷知乎)

再嫁王爷知乎免费阅读(再嫁王爷知乎)

图片来自网络,侵图删

成婚前一天,我有了读心术。

  宫里的嬷嬷前来送太后赏赐的东西,她走之前,我就听到她心里的话:“好标志的一个女娃,哎,可惜了。”

  我没明白,可惜什么。

  直到我的新婚夫君,看到我第一眼,也是说了句:“啧,可惜了……”

  到底都在可惜什么,我没敢问。

———故事(1)点击下方链接———

故事:结婚前,我有了读心术(1)

6.

  可能是之前用膳时太过刻意用得少,被王爷察觉了。

  从这天开始,他每日盯着我用膳,如果我少吃了一点,他什么都不说,就用那阴沉沉的目光淡淡地凝视着我。

  我心里流着泪,嘴里吃得更多。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个月了。

  我觉得我就像庄子里养的小鸡仔,养养肥就可以宰杀了。

  我看着铜镜里的自己,若现在站在乳娘面前,她一定认不出来了。

  脸都圆了,就连个子也长了不少。

  王爷好像很满意,发现他近日看我的目光都带着浅浅的笑。

  我心里却在瑟瑟发抖。

  这日,突然来了两个嬷嬷,二话没说,在我身上丈量了起来。

  这是干什么啊,我吓哭了,这是要丈量我长多肥了吗?

  我吓得不肯让嬷嬷近身。

  王爷来了。

  他黑着脸:“怎么回事?”

  我赶紧扑上去,抓着他的袖子哭泣道:“夫君,可不可以不要丈量啊。”

  “为何?”他缓了缓脸色,甚至还拿了帕子给我拭了眼泪。

  可能是这一刻他看起来很好说话,我胆子大了起来,吐出来心里话:“我长胖了,我承认了,夫君,可不可以,不要吃我啊,我好害怕。”

  “吃你?”他一脸不解地望着我。

  “不要吃我,夫君,我什么都听你的,如果你吃了阿沅,阿沅就没了。”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看着我愣住了,他仿佛沉思了一番。

  最后,他突然大笑了起来,笑意绽放在整张脸上,我挂着眼泪呆呆地看着他。

  他笑得好好看啊,我从没见过他笑过。

  “真是个傻的。”他脸上的笑意不减,最后,认命一般地叹了口气。

  “我让她们给你做衣裳。”

  我瞪大了眼睛:“做…衣裳?”

  “不然呢?吃了你?”

  我还没来得及高兴,脸上刚展开得笑一下子就僵住了,因为我听见他的心声响起:“吃你?呵,我确实想挺想吃的,还是压在床上吃干抹净地吃。”

  我整个人怔愣住,呆呆看着他,他凝在我脸上的双眸犹如那庄子里的那口井,深不可测,还荡着我看不懂的东西。

  我嘴唇抖了起来:“呜…你骗人…骗人…你就是想吃我…”

  “唔~”话还没说完,我瞪直了眼不敢置信地看着贴上来的人。

  嘴上传来轻柔的触感,像是被火烧了一般。

  我惊恐地后退,双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被他一把拉了回来。

  我含着泪捂住嘴巴埋怨地看向他,还说不吃我,都开始吃我的嘴了。

  他却摸了摸我的发顶,叹了口气道:“顾宏这个老匹夫,实在可恶。”

  他在骂我爹。

  尽管不知道他为何突然骂我爹,可我觉得王爷是不会错的。

7.

  第二日,姜嬷嬷敲开了我的门,她是王爷的乳娘,王爷派她来照顾我。

  看着满脸慈爱的姜嬷嬷,我有些难过,我想我乳娘了,不知道她一个人过得好不好,如果生病了怎么办。

  在姜嬷嬷的教导下,我终于知道了,原来王爷不是真的想吃我。

  我有些羞愧,这几日都不敢去见王爷。

  姜嬷嬷还教了我很多东西,都是我之前都不曾接触过的,她说这些都是作为王妃该学的。

  不仅如此,姜嬷嬷还给我拿了一些奇奇古怪的册子,里面的男男女女都不着寸缕。

  我下意识觉得这不是我能看的,却被姜嬷嬷逼着。

  姜嬷嬷还在我耳边细细地说,我才明白,原来王爷在心里想的吃,是这样的吃法。

  原来这样就可以生小猴子了。

  我记在心里了。

  王爷这段时日早出晚归,朝廷事务繁忙,我已经有好久没见到他了。

  这日我正坐在我的小书房,我握着笔拧着眉,看着眼前的账目,尽管嬷嬷教得很用心,我还是觉得好难。

  当王妃好难。

  直到面前的账目被人抽走,我一抬头,面前一张放大的俊颜。

  “夫君。”我开心地站起来。

  但一想到姜嬷嬷的教导,我收敛了笑,对着他行了个标准的礼:“王爷。”

  他蹙了蹙眉,目光凝在我脸上,半响不语。

  我不解地问他,“王爷,怎么了?”

  他唇抿得紧紧的,看起来很是不悦。

  我不明白他怎么了。

  我下意识去听他的心声,却什么也听不到。

  “母后想见你,你收拾下,我送你进宫。”他说完一句转身就走了。

  姜嬷嬷将我打扮好,我望着铜镜里的自己,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姜嬷嬷在一旁笑道:“这才是王妃的样子了。”

  王爷早已在马车旁等着了,见我走来,看过来的眸光闪了闪。

  他伸手将我扶上马车,就径直坐到我对面,之后便盯着手上的折子。

  他看得很认真,垂着眼,浓密的睫羽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我看着他不禁看迷了,就在此时,他忽地眼睫一抬,看了过来。

  我直直撞入他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里,我愣了下,而后对他展颜一笑。

  下一刻他的心声响起:“心跳好快,真是要我的命了。”

  我筹措不知该说些什么,他突然说出声:“姜嬷嬷教你的东西,你愿意学就学,不愿意学就不用勉强,府里不是没人,无需你事事亲为。”

  我有些开心,乘机问:“王爷,我想学作画,可不可以请个…请个夫子?”

  他挑眉,勾唇笑了下:“自然是可以的,你需要什么都可以自行安排下去,下面人若是办不到的时候,你再寻我。”

  我一时眼眶有些酸胀。

  王爷对我实在太好了,我又问:“王爷,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生猴子?”

  “生…猴子?”

  我点头,“我之前在庄子里,有两个小猴子时常跑来讨食物,有一年他们带了两个小猴子,乳娘说,他们是夫妻,所以生了小猴子了。王爷,我们什么时候生小猴子?”

  王爷听我说完,表情甚是奇怪,整张脸又红又拧,眼睛睁得大大的,带着不可思议又憋着笑。

  半响,他捂着唇咳了几声。

  我没等到他回话,马车便停了,已经到了宫门口。

  我下了马车,王爷身边那位叫青山的侍卫心声又传来:“哈哈哈哈哈,老天爷啊,笑死我了,王妃要跟王爷生小猴子,王爷一脸的笑,我从没见过王爷露出这样的笑,呜呜呜呜…”

  8.

  王爷将我送到太后宫中,便走了,他道要去和皇上议事。

  我一个人去见太后,有些害怕。

  可能是我的表情过于明显了,王爷伸手摸了摸我的发顶,道了句:“放心,母后不会为难你。”

  原来王爷说的是真的。

  这次见到太后与第一次见简直是判若两人。

  她脸上带着笑,甚至还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跪拜。

  “你是个有福气的。”她拍了拍我的手,“一开始啊,哀家真是怕啊,怕你的小命没了,怕哀家的小儿又要受苦。”

  “明悟大师传信来说,一切皆有定数。”

  她叹了口气,继续道:“万幸啊。这下子哀家就放心了,孩子,以后跟我儿好好地过日子吧。”

  太后前面说的我不懂,后面我听懂了。

  我重重点头,王爷是我夫君,我自然会和他好好过日子的。

  太后给了我好多赏赐,几个宫女太监捧着赏赐陪我出宫。

  我等了很久不见王爷,侍卫青山前来送我回府,他道王爷还在宫里议事,暂时无法出宫。

  我有些失落。

  我三天后见到王爷。

  见到的是穿了盔甲的王爷。

  边关危机,王爷要去边关了。

  他拧着眉,静静地看着我,目光晦涩不明。

  良久,他叹了口气,一把拉住我,又伸手在我脸上抹了抹。

  我才发现我脸上湿漉漉。

  “别哭,等我回来。”

  我委屈开了,控制不住地抽泣:“为什么突然就要走了,你是不是也不要我了,我知道我太笨了,我会努力学。”

  “小傻子,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呢,乖乖待在府里等我?嗯?”

  我眼泪怎么都止不住地流,喉咙也发不出声音,只感觉突来的恐惧淹没着我。

  我自小没有亲娘,我爹也不要我,我不害怕。

  我突然被迫嫁人了,我也不怕。

  可是此刻王爷要走了,我真的好害怕。

  他眼尾带着殷红,狠狠将我带进怀里。

  “再叫我一声夫君好吗?以后都这样叫。”

  “夫君。”我在他怀里哭的不能自已,他的怀抱真的好温暖,迷迷糊糊中我听见他的心声:“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我此刻下意识不愿意听到这种要命不要命的话,便垫高了脚,像之前他对我一样,我封住他的唇。

  时值三月,府里的桃花随着春风飘洒出来,漫天飞舞,他抬脚转身走开,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好羡慕他衣角上的那片花瓣,可以依附在他身上,随他而去。

  王爷走的第一天,我看着乳娘出现在王府,我惊喜地笑了,笑着笑着,我又哭了。

  王爷走的第三天,府里来了个教我作画的李夫子,她是京里有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她说,王爷亲自去请的她来府上。

  王爷走的第一个月,我瘦了。

  王爷走的第三个月,我终于能作了一副李夫子也点了头的画作,再也不用羡慕会作画的长姐了。

  王爷走的半年,我进宫见太后了,太后心疼我,留我用膳,宫里的东西很好吃。我走时,她递给我一个盒子,我打开是一件玉制的梅花发钗,上面刻了个沅字。

  王爷走了快一年了。

  这日终于传来好消息,王爷打了胜战,王爷终于要回朝了。

  9.

  王爷回府这日,我央求嬷嬷给我仔细装扮了一番。

  乳娘在一旁欣慰地看着我。

  我心如擂鼓,有忐忑,又有不知所措。

  马上就能见到他了。

  “王爷回来了。”一阵脚步带着喧哗,我听到了最想听到的消息。

  我冲了出去,无视身后姜嬷嬷的叫喊着耳饰还有一只未戴呢。

  我心跳加快,笑容已经压不住了,刚到前院我脚步就停下来,因为我听到四处嘈杂的心声:“哎,王爷估计是不行了。”

  “王爷都是被抬着回来的,生死未卜啊。”

  什么是不行了,什么生死未卜,我不明白。

  我快步走近屋里,围着好多人,我顾及不上,我终于见到了王爷,可却是躺在榻上一动不动的王爷。

  他瘦了,也黑了,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紧紧闭着。

  一瞬间,我只觉天旋地转,双眼变得模糊,怎么也看不清了,我抬袖子不停的拭掉碍了视线的泪。

  “孩子。”我听到熟悉的声音,转头去看。

  太后含着泪哀伤地看着我,她旁边还有一人,一身明黄,头戴金冠,长着胡须,与王爷有几分相似。

  我赶紧上前跪拜。

  “弟妹不用多礼了。”威严的声音带着沙哑。

  他转而对着另一人问道:“如何?”

  那人摇头叹道:“王爷重伤多时…想来王爷也支撑了一段时日,如果早些时候能及时治疗…先下已经无力回天了。”

  “不!朕命令你们…”

  我耳中再也听不见一个字,脑袋空空,一时茫然,只怔然地凝着榻上的人。

  我跪行着到他身边,我摸了摸他垂在身旁的手,触之一片冰凉。

  “夫君?你醒醒。”我摇了摇他。

  “夫君……”

  他没有回应我。

  我倔强地继续摇着。

  “孩子,你……”太后走到我身边。

  “母后,夫君会醒来的。”我对太后,也是对自己坚定地说

  他让我乖乖等着他,我听话了,乖乖等他了,他怎么会不醒来呢,怎么可以呢?

  我拉着他的手不肯离去,太后险些晕过去,被皇上安排人扶走了。

  第二天,又来了不少太医,他们都摇摇头走了。

  第三天,来了一些民间大夫了,同样也走了,甚至有一位直接说,让府里准备后事。

  我狠狠瞪着他,呵斥一旁的青山将他丢出去。

  我睁着胀痛的眼睛,死死咬着唇,一眼都不敢眨地盯着床榻上的人,他胸口起伏的几乎要看不见了,我紧紧握着他的手。

  姜嬷嬷和乳娘在一旁抹着泪:“王妃,快吃点东西吧,你不吃不喝,王爷醒来了看到你这样也要心疼。”

  青山忽地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满脸是泪地递上一只盒子:“王妃,这是王爷之前让属下交给你的。”

  我视线聚焦,定在那盒子上,半响,我颤抖着接过,缓缓打开。

  一枚玉钗。

  一封和离书。

  “王爷…王爷出事前准备的,他说,如果他醒不过来了,这个盒子就交给您。王爷还给皇上求了圣旨,封您为郡主,赐您府邸,将来若是您再嫁都无人敢欺您…”

  我转向青山,瞪他:“我有夫君,为何再嫁!”

  我看了眼闭着眼的人,心里生出一阵怒,再也忍不住,伸手啪啪地打在他手背上:“骗子,骗子,骗子。”

  早已肿胀干枯的双眼,又不停歇地开始流泪。

  我敲了敲自己的胸口,这个地方被人捅了个窟窿,痛的我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我转头又拿过那份和离书,当着青山的面,撕个粉碎。

  我吸了吸鼻子,喉咙发出的嘶哑破碎的声音:“骗子!快点醒来,我就当没见过这份东西,我还没给你生小猴子,骗子!”

  小猴子!我脑里闪过庄子里的无意救过的那只小猴子,我捶了捶自己脑袋,我果然是蠢笨的。

  我顾不上姜嬷嬷和乳娘哭着看我疯疯癫癫的眼神,将他们都赶了出去,栓上门,任凭他们敲门也不开。

  我找一了把刀,割开自己的手腕,好痛,我忍不住轻呼出声,

  血顺着手腕一滴滴落在他唇上,直到血流不出来了,我又割了第二刀,第三刀……

  天渐渐亮了,我失去知觉前,仿佛看到了那人带着怜惜黑亮的眸子。

  我做了个很长的梦,梦里我被乳娘抱着,我问乳娘,我爹什么时候能接我回府呢。

  乳娘垂着泪无言,只紧紧地抱住我。

  再一转眼,我已经长大,不再问这样的问题。

  乳娘似安抚我般地说,我们小姐是个有福的,一定会遇到良人,一定会幸福的。

  良人?

  一声声熟悉的呼唤声,我睁开了眼,便看到了他,我的良人。

  他赤红着眼,眼里一片水光:“阿沅,阿沅!”

  我被他紧紧搂进怀里,仿佛是他失而复得的珍宝,他的双手不停地在颤抖,我的肩膀传来一阵温热。

  “夫君。”

  “我在。”

  “我们什么时候生小猴子?”

  “生,生,多少小猴子我们都生。”

  —-番外 男主视角–点击下方链接—-

故事:结婚前,我有了读心术(3)番外完结

情趣用品,延时产品,各种都有,添加 微信:yztt15 备注:情趣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545044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995.com/6210.html